李師科與梁柏薰

蔣經國時代的台灣,銀行搶犯李師科被處以極刑,當年有些人替李師科喊冤:不法的財團用冒貸、超貸的方法,五鬼搬運金融體系的資金,猶能存活於世界,小市民李師科何辜?搶小錢死刑,搶大錢無罪。
當時的企業界對這樣極端的說法,頗不以為然,企業經營有起有落,積欠銀行貸款,絕不可與搶銀行相提並論!
這個說法,在李登輝時代的台灣,似乎又有了不同的看法,最近台灣發生的僑銀超貸案主角梁柏薰,以一家建設公司老闆,介入僑銀經營,操縱僑銀放款,總金額達六十餘億元,動搖華僑銀行根本,最後政府不得已,只好在財政部的主掌下,由中央存款保險公司進駐僑銀,並且動用台灣國營、省屬及民營行庫的力量,對僑銀聯貸,才使僑銀的擠兌風波平息!
這個金融風波,規模之大,比較當年的國信事件不遑多讓,可是到目前為止,罪魁禍首梁柏薰仍然振振有辭,口口聲聲他一切合法,批評財政部、存保公司的認定有誤,要他辭去僑銀常董職務,梁柏薰還一副顧全大局、忍辱負重的樣子,這一幕,看在企業界眼裡,真是百感交集,大嘆公理何在?
梁柏薰的案子,絕非一般的逾期放款,而是典型的運用政商掛鉤,介入銀行經營,而進行的不合法放款,也就是學者專家所謂的五鬼搬運法,形容其為「智慧性的搶錢」,絕不為過。如果梁柏薰在未來沒有受到應得的處置,我們真要替當年的李師科喊冤,台灣的公理正義真的蕩然無存了!
而執政的國民黨,在梁柏薰案中尤其是最大的輸家,省長宋楚瑜與梁柏薰的往來,前台北市長黃大洲與梁柏薰的關係,可能都直接間接助長了梁柏薰對公民營行庫的上下其手,雖宋省長以他一貫嚴厲的態度,便給的口才,斥責反對黨的抹黑,但相不相信就是社會大眾的事了。亡羊補牢,時猶未晚,司法的處置雖不能挽救既成的傷害,但至少替台灣社會點燃一線公理的曙光,國民黨似乎該把對付反對黨的魄力拿出來了。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