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沒有人認輸的選舉

這次立委選舉的結果,使台灣政治變遷又向前跨了一步。這一步不太小,讓冀望變遷的人得到一定的滿足;這一步也不太大,讓恐懼變遷的人仍保有一定的安全感。台灣選民似乎頗有默契的,用選票進行「安定中求進步」的改革。從此觀點看,全體民眾應是贏家。
ˉ然而,令人不解的是,選後朝野三黨竟然都散布「自己是贏家」的訊息,只有大贏與小贏的區別。依據選前各黨自行評估,結果當然是新黨大贏、民進黨小輸、國民黨大輸才對。而竟然大輸與小輸者都自稱小贏,這是變相的「精神做票」,充分顯示當今政壇的歪曲事實與不知反省作風,讓人哭笑不得。
ˉ國民黨得票不過半,席次低空過半,實在險象環生。如果扣除原住民六席、金馬兩席的特殊結構,那就不過半還有找了。如果再扣除鐵票區的慣性投票、行政不中立的附加價值、賄選難根除的殘餘效應、媒體及黨產的絕對優勢、政商派系的利益掛勾等因素,那麼,國民黨能否成為第一大在野黨,說不定都有問題。
ˉ這種種的跡象都顯示,如果在一種完全公正的遊戲規則與政治現實中,國民黨的組織、人物與政績都不再具備競爭力,正在加速衰敗中。而如此明顯的事實,竟然未能促使國民黨高層痛切反省,其麻木也未免太過。選民希望在安定中求進步,國民黨卻在麻木中走向衰敗,這兩種現象組合在一起,使台灣的未來仍然充滿著變數,仍然得繼續尋找新的均衡點。
ˉ事實上,國民黨近年來面臨蛻變是無法避免的。但每一次蛻變,都仍然可以有所抉擇:是選擇與社會正面的力量站在一起,還是選擇與負面的力量站在一起?不幸的是,歷經這麼多次的抉擇後,大家看到的事實,是除了有利益掛勾的狀況外,大多數的社會菁英都與國民黨漸行漸遠,國民黨正日益依賴較為負面、保守與無知的支持者勉強維持局面。換言之,國民黨除了在選票的絕對值上加速滑落外,在選票所代表的素質與意義上,也日趨劣勢。
ˉ而在選戰結束後,國民黨由於喪失了絕對優勢,正面臨著另一波的重要抉擇。它要繼續執政,就必須有所妥協。妥協的形態如何,其實不是關鍵。真正關鍵的仍然是:它將選擇與黨外的正面力量妥協,還是寧願與黨內的負面力量妥協?照目前的跡象看,它很可能選擇後者,而讓社會菁英再一次的看一齣鬧劇,再一度的對它失望。果然如此,則明年三月的總統大選,又將成為一次對國民黨的嚴酷審判。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