鶯歌製壺少年仔的創業路

顏東坡的壺裡乾坤

顏東坡的老人壺和大陸的宜興是不一樣的,在壺裡的世界中,顏東坡不僅洗滌了自己浮華的個性,據他說,每一次的拉坯就像孕育一個生命。

ˉ十四年的歲月當中,顏東坡捏出了上萬個老人茶壺,雖然渾然成形的只有三千多把,可是每一把都是他嘔心瀝血之作,不管它是方的或是圓的,它們都是顏東坡一手所孕育出來的生命。在他幽靜的鶯歌小樓裡,我們看到顏東坡靜中多變的壺中世界。
ˉ台北縣鶯歌鎮一向是台灣陶製品的重鎮,在時間的推移以及五行的不息運轉中,也激發出一股中國特有的傳統藝術氣息。
ˉ嚴格說起來,顏東坡與壺結緣是一段「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故事。他父親在他十六歲時就搬到鶯歌設立灌漿茶壺工廠,可是他卻從未去工廠幫忙過,可以說與茶壺一點關係都沒有。
ˉ他從小對音樂就特別有興趣,常是學校合唱團、樂隊的成員,特別喜歡彈吉他,吹口琴、薩克斯風、短笛。對繪畫美術倒是停在「純欣賞」的階段。在朋友眼裡,顏東坡確實是一個跟茶壺扯不上關係的人。
ˉ或許造物者總是愛捉弄人,偏偏在他退伍之後,走上手製老人茶壺這條漫長無盡的不歸路。
ˉ從學學看到試試看,乃至於做做看,顏東坡這一做,十四年的光陰就過去了。他雖然不像老人茶壺界的老前輩阿萬師如此有名,卻也是中生代中,赫赫有名的角色。
ˉ藝術家總是徘徊猶豫於金錢與藝術之間,剛成家立業的顏東坡也不免為生活所困,他決定朝中價位的大眾化茶壺發展。所幸他的作品很快就得到市場的肯定,他出手的壺,一把從五千元到一萬五千元不等,賣到市場上通常都是兩倍以上的價格。
ˉ現在他與太太兩個人共同創作,一個月可以維持二十把的生產量,收入在十五萬至二十萬元之間不等。據市場的經紀商指出,顏東坡的壺雖然是走大眾化的價格,可是卻具有增值價值,每半年都會漲個半倍左右。
ˉ他現在不僅擁有了一棟四層樓的房子,也買了一部代步的進口轎車,更重要的是給了家人一個穩定幸福的家。
ˉ「回首來時路,坦白說是滿辛苦的」顏東坡說。畢竟做茶壺是一件相當瑣碎與枯燥的工作。有時拉了一天的坯,或修了一天的壺,還不見得可以做出一把滿意的壺。
ˉ玩泥巴絕對不是電影「第六感生死戀」中的唯美與輕鬆,看著男女主角沈浸在拉坯的律動世界裡,很多人都忽略了拉坯的辛苦與枯燥,顏東坡說:「每天例行的製作過程,失敗後再重新製作,一次兩次,甚至十幾次才有可能成功,這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
ˉ壺中自有顏如玉
ˉ經過這幾年的磨練,老友再看到顏東坡,都有很深的感觸,怎麼看都不像是以前O型、好動的他。顏東坡說:「我以前非常好動與重視外表,除了音樂之外,沒有任何事務可以讓我坐下來,現在我除了做壺,哪兒都不想去。」老人茶壺的那一份靜改變了顏東坡好動的因子。
ˉ古人說:「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在顏東坡的茶壺世界中,不僅有黃金屋,也有顏如玉。所以一般人看似枯燥乏味的老人茶壺,卻是他眼中最有情、最有味的世界。
ˉ他覺得每一把茶壺都像是他的小孩。從構思到拉坯、修坯,再加以描繪修飾,每一次都是用感情全神貫注加以孕育。顏東坡說:「當我在拉坯時,靠著手所牽動的律動與線條,就相當於是生命的成形,它們就是無數個顏東坡,每一次在我的精心製作下,不管濃妝也好、淡抹也罷,總之都是另一個我的形成。」
ˉ夫妻的生命共同體
ˉ在頂樓的工作室當中,顏東坡一天都要待上十個鐘頭,有時靈感一來,連飯也忘了吃。看他優游於泥巴與手指的律動之間,總有說不出的靜謐與安詳感。顏東坡壺中世界的顏如玉不是別人,正是嫻淑婉約的太太。他說,太太原本不喜歡老人茶壺,比較偏愛教書,生兒育女後,也只好在家中當家庭主婦,但是這幾年來,夫妻精神生活有很大的改變。
ˉ剛開始,顏東坡的太太只是幫著先生做一點修坯的工作,總是不太能如顏東坡的意,雙方有時還會意見相左。現在不同了,在茶壺這個媒介之下,顏東坡說:「我已經不用講,彼此只要看一下,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ˉ對於下一代,顏東坡倒沒有特定的想法,都是任由他們自由發展。
可能是得之於遺傳吧!他的大女兒在小學六年級時,就代表學校參加鶯歌地區的陶藝比賽,她的「動物園」作品榮獲第一名。顏東坡當然也是與有榮焉。
ˉ支撐他做下去的最大信念並不是養家活口,而是對自己的一份期許。他認為,台灣的老人茶壺雖然是源自於大陸的宜興壺,可是卻不能守著這層窠臼而不知創新努力。
ˉ對別人而言,老人茶壺就是老人茶壺,很難分辨得出台灣老人茶壺與大陸宜興茶壺的不同點,顏東坡一眼就可以認出什麼是宜興壺,什麼是台灣老人茶壺。他指出,宜興壺比較厚重,造型十分傳統,台灣的比較輕巧嬌小。宜興是用擋坯形成,台灣的則是拉坯形成,由於製作手法不同,質感與肌理也不同。
ˉ這兩種老人茶壺有如此的差別,主要也與喝茶文化有關。
ˉ顏東坡表示,大陸人喝茶是一大壺、一大壺喝的,用的杯子比較大,有時甚至直接用茶壺就喝起來了。台灣的喝茶習慣比較秀氣,都是一小杯一小杯品酌的,所以在製造茶壺的過程當中,自然會將這種喝茶文化反應在茶壺的造型上。
ˉ這二十幾年來,台灣在老一輩茶壺製作藝者的傳承,以及新一代老人茶壺製作藝人的努力下,累積了不少資源,甚至在大專院校美術系學院派的刺激下,使得壺的外型越趨多變與靈活,演變至今,已經有五、六百個個人工作室。
ˉ顏東坡說,有志者一起投入老人茶壺的領域,是值得高興的事,表示這個行業在舊中創新,試圖找出自己的路,不過也不乏以純利益為著眼點而投入茶壺市場者,因為它只需要十多萬台幣的資本就可以成立一個小型的茶壺製作室,這也是近幾年,茶壺行業吸引各行各業以及大批年輕人投進市場的原因。
ˉ不過讓顏東坡感到遺憾的是,直至目前為止,茶壺市場還是十分零亂,沒有一個準則,加上近來市場越來越淡,不少專業的茶壺藝人也感到市場的多變。儘管經濟情勢不好,市場反應比前幾年淡,不過仍有一股力量支撐著他繼續往前邁進。
ˉ玩泥巴玩一輩子
ˉ或許冥冥之中,顏東坡早已被注定好要走上這條路,或許當他父親將他取名為顏東坡時,這條線就緊緊的將他繫上了吧!他不用取藝名就已經闖下一點名號。
ˉ當小朋友戲弄他說:「顏東坡,顏東坡,這坡比那坡差多了。」誰又知道三十年後的顏東坡還真是台灣老人茶壺界的「蘇東坡」呢?他說:「我一輩子都會玩泥巴玩下去。」 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