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月父」賺了荷包,賠了幸福

矽谷科技創業家常年在外打拚,奔波於太平洋兩岸和矽谷、台灣與大陸三地之間,在他們富裕的物質生活之外,付出了什麼代價?

晚上八點,太平洋彼岸的舊金山,太陽才剛剛落下,氣溫卻已經從白天的攝氏三十五、六度驟降到攝氏十五度左右。走在一○一號公路上,搖下車窗,吹進來的冷風讓人不禁打了一股寒顫。而從矽谷往舊金山國際機場開去,窗外除了可以看見一班班客機降下、升起之外,也彷彿看見一幕幕冷冷的、悲歡離合的故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