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萬元,買不到一棟房子

安娜是帶著一位小女兒在矽谷任職市場行銷公司的單親媽媽,她們母女倆搬進目前所住的公寓才三個月,房東便把房租由每個月一千五百美元,漲到一個月一千八百美元。安娜慶幸自己已簽了一年的約,但是她也不禁擔心一年後自…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