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造業危如累卵,入關雪上加霜

國建縮水二兆,營造圈天翻地覆

六年國建由八.二兆,大幅縮減為六兆元的影響,再加上民間的建築市場持續不景氣的因素,國內營造業的經營環境正一步一步的走入低迷的境界。

ˉ大學時,唸的是土木工程的陳先生,畢業以後透過父執輩的安排,進入行政院退輔會榮民工程處服務,從基層的工程師開始幹起。轉眼間,他已經服務了二十幾年,當時的年輕人,如今已是四十好幾的中生代。二十年當中,社會變化十分快速,榮工處面臨民營化的壓力也日益加重,為了這個目標,榮工處將大幅裁員,預計在八十五年度以前,裁減三千多名員工。因此,陳先生必須面對他出社會以來最大的抉擇。
榮工處大規模裁員
ˉ榮工處在八十五年度以前將編列六十多億元進行裁員,這是歷年來公民營事業最大規模的裁員行動。ˉ榮工處原有一萬多名員工,編制內的員工有九千多名。從去年七月開始,榮工處首先編列二十多億元預算,資遣一千零三十五名員工。第二步計劃是榮工處旗下砂石廠、預鑄廠、大理石廠優先移轉民營,可再減少六百多名員工。第三階段,是輔導旗下基礎工程隊的一千三百多位榮民轉業,成立土木包工業。
ˉ陳先生所做的決定是接受資遣,辨理提前退休。他的評估是,以往榮工處享有優先議價權,因此大多數的公共工程都由榮工處包辦,可是這個特權,受到營造業界的強烈抨擊後,已經成為政府發包作業時的禁忌。在這種情況下,榮工處的競爭力正在快速的流失。而陳先生也看到,民營化是必然的趨勢,國內營造業的生存空間又日趨狹窄,就業的競爭將更加緊張,在這種情況下,早點脫離榮工處的溫室,進入社會「卡位」,未嘗不是個轉機,而同時又可以領到一筆四、五百萬元的「退休金」。
ˉ和陳先生有同樣想法的人,在榮工處內部為數不少,而陳先生的動作相當快,是第一批提出申請的人。他的申請也很快的批示生效,因此他得以順利的運作進入地方政府的建管單位,只不過年資及職等較在榮工處時低了兩級,一切都還算差強人意。
ˉ之後,隨著陳先生辦理退休的人相當踴躍。可是,像陳先生那樣幸運的人就不多了。那個階段共有兩千多人離開榮工處,可是由於營造業的景氣已經大幅度衰退,因此大多數的人都無法順利進入其他的營造公司,而想要進入其他公家機關,卻又不得其門而入。這些本來是榮工處的菁英骨幹,因此便在工程業界之外消失無蹤。
營造業危機重重
ˉ榮工處是個公營事業,轉民營化的過程,應是特例。如果在早幾年前,國內營造業景氣受到六年國建計劃的帶動,而一片看好之際,離開榮工處的員工在工程界無處可去的情形,根本就不可能出現,相反的還會成為大量興起的民營營造廠爭相延聘的對象。
ˉ可是,受到六年國建由八.二兆,大幅縮減為六兆元的影響,再加上民間的建築市場持續不景氣的因素,國內營造業的經營環境正一步一步的走入低迷的境界。六年國建對營造業的影響是,國內營造業的家數在五年內增加了七成,資本額也快速地擴充,這個結果,看似正面,可是隱藏在背後的卻是危機重重。
ˉ後遺症目前一一顯現,首先是「僧多粥少」,為了搶奪大幅削減的公共工程,業者紛紛削價競爭,甚至連最惡劣的圍標、綁標的手段都紛紛出籠。其次是,國內大多數的營造廠的體質都脆弱不堪,今年八月高雄縣就有一家大型營造廠發生跳票。
ˉ這樣的體質、這樣的競爭環境,國內的營造業又還得面對來自國外的競爭。今年二月,我國為加入關貿總協鋪路,內政部營建署宣布無條件開放外商來台承攬工程。這項決定,無疑地將使得國內營造業更加雪上加霜。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