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高失業風險的十大「痛苦行業」

1996台灣會出現裁員失業風潮?

最近政府公布八、九月份失業率連續兩個月超過二%,直逼七十四年不景氣年代的失業高峰。由於國內市場景氣大衰退的趨勢尚未轉佳,一九九六年台灣勢將面臨更嚴重的失業潮。

ˉ不管政府的景氣數字是多麼亮麗,民間卻感受到不景氣的強烈衝擊,有一件事情是無法否認的: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感受到失業的問題。今年四月,史丹達爾百貨轟轟烈烈地開幕,結果不到二個月,董事長黃錦洲跳票流亡海外,留下一大堆債務、三千名投資人以及數百名不知何去何從的員工;幾個月之後,大批發百貨同樣跳票,數百名員工一度希望自救,最後卻仍然撐不過,一個個必須面臨失業的壓力;全國第三大鋼筋廠瑞翔鋼鐵宣布倒閉時,同樣的畫面又出現在電視新聞的鏡頭上,數百名驟然失業的員工茫然不知所措。
ˉ失業問題嚴重
ˉ這些失業員工的畫面或酗w經逐漸從社會大眾記憶中淡忘,但是員工失業的問題卻沒有得到解決,在不景氣的壓力下,釵h人到現在還沒有找到新的工作。特別是幾個受創最重的產業,例如房地產業、仲介業、出版業、鋼鐵業、百貨零售業等,失業問題已經很嚴重了。當企業倒閉風潮開始時,就有人憂慮台灣將出現失業問題,可是政府的統計數字總是慢半拍,一直到十月下旬,主計處才公布八、九月份的失業率連續兩個月均超過二%,「是民國七十六年以來罕見的現象」。主計處的官員指出,上一次的高失業率,是民國七十四年因為房地產嚴重不景氣以及十信事件引發的企業連鎖倒閉風潮所造成,失業率一度超過三%,經過整整三年才又慢慢降到二%。這一次又再度越過二%,同樣也是因為房地產不景氣及一連串金融風暴所造成的,表示這一次的不景氣,已經跟上一次程度相當,而且失業率有可能進一步攀升,台灣很可能面臨新一波的失業潮。
ˉ但是主計處官員也不忘安慰國人,表示這主要是因為大批學生畢業投入就業市場所致,而且比起先進國家動輒七、八%甚至二位數的失業率來說,我國的失業率已經是相當好的了。
失業人口的定義
ˉ如果說台灣的失業率確實只有二%,那的確是相當好的成績,問題是台灣的失業率真的只有二%而已嗎?
ˉ向來政府的統計數字,總是與民間的感受有相當大的差距,例如景氣指標、物價上漲率等,政府的統計總是不能讓民間信服,也曾引起過多次的爭論。可是這種經濟統計牽涉到艱深的專業學術,一場學術論戰下來,社會大眾也無法分辨誰是誰非,學者的論爭對政府來說如同狗吠火車一般,久而久之就沈寂下來了,失業問題也不例外。
ˉ有關失業人口的統計,學者的爭議在於定義上的問題。根據經濟學的定義,所謂失業人口是指「有工作能力而且有工作意願卻找不到工作的人」,因此不是所有的成年人都是勞動人口,沒有工作能力或有工作能力但是沒有工作意願的成年人(例如繼續升學或選擇當家庭主婦等),儘管也沒有工作,卻不能歸為失業人口,只能算是非勞動人口。
ˉ有沒有工作能力很容易看得出來,但有沒有工作意願卻不是從外表就能看得出來。若干經濟學家質疑的問題就是,政府的統計中,可能將釵h失業人口以「沒有工作意願」為理由,將之歸為非勞動人口,從而隱藏了真正的失業率。從最近幾年來國內經濟局勢的發展來看,這樣的質疑並非空穴來風。
ˉ根據主計處的統計,國內的勞動與就業問題大約以民國七十七年與七十八年,股市狂飆時為一個明顯的分水嶺。國內股市從七十六年開始第一次飆漲,七十七及七十八年真正形成全民運動,到七十九年重挫,因此七十七、七十八兩年是真正的全面熱潮時期,就在這兩年中,國內的勞動人口結構有了重大的改變。
ˉ七十七年之前,國內的非勞動人口總數,連續三年(七十四到七十六)維持在五百二十萬人左右,在此之前則連續四年(七十到七十三)維持在五百萬人左右,這表示在股市狂飆之前,國內的非勞動人口總數非常穩定,沒有什麼大變化。
ˉ股市狂飆之後,非勞動人口開始激增,七十七年上升到五百四十五萬,比前一年增加了二十萬人,七十八年又增加了十二萬人。當時政府的說法是認為,由於股市狂飆,金錢遊戲盛行,釵h人不願工作跑去玩股票,所以造成非勞動人口激增。當時各方也多贊成這種說法,而且預測金錢遊戲冷卻下來之後就會恢復正常,釵h人就會重回工作崗位。
五%更接近真相
ˉ可是七十九年股市崩盤之後,非勞動人口並沒有下降,反而激增到五百八十萬人之多。此後數年,儘管產業外移、企業關廠的數字直線上升,可是政府統計中的失業人口一直沒有什麼大變化,一直維持在十三萬人或十四萬人左右,但是非勞動人口的數目卻持續直線上升,到今年六月時已經高達六百五十萬人之多,比起股市崩盤的前一年(七十八年),足足多出一百萬人。
ˉ所以短短五、六年之間,台灣的非勞動人口增加了一百萬人,但是政府統計中的失業人口卻始終維持在十幾萬左右,這就不禁要令人懷疑,政府是把釵h「失業人口」隱藏在「非勞動人口」的統計中,以維持低失業率的成績單,實際上台灣的失業率要比政府公布的二%高出釵h。
ˉ新增加的一百萬非勞動人口中,不可能全是失業人口,但也不可能全是真正的自願退出勞動市場。假設這一百萬人中,只有三成是屬於失業人口,三成就是三十萬人,而政府所公布的失業人口,到今年八、九月份時是十八萬人,失業率是二%,如果另外還有三十萬人失業,那麼台灣的實際失業率應該在五%左右,比美國略低,這可能才是台灣真羲漸8~率。
明年才是失業高峰
ˉ即使以政府所公布的失業數字來看,台灣的失業問題也已經到了政府應該重視的程度了。政府最新公布的九月份失業率是二.○三%,但這是整體的平均值,其實從教育程度來看,彼此間的差距相當大。教育程度越高者失業率越高,國小以下不到一%,大專以上則超過三%,這表示台灣高學歷高失業的情形並未改善。
ˉ其實高學歷高失業的情況,可能比政府所公布的數字還要嚴重的多。根據主計處的統計,過去幾年來新增加的一百萬非勞動人口中,「自願退出勞動市場」的原因以「求學或準備升學」者為最多,人數多達五十萬人左右,約佔總數的一半。在高學歷高失業的情況下,還有這麼多的人願意繼續升學,不能只以「文憑主義」來說明,也釦颻垠n的原因是,釵h人在就業市場不佳的情況下,以「升學」作為逃避就業或失業的理由與藉口。
ˉ到目前為止,政府所公布的景氣數字及失業率問題都還相當好看,然而問題其實已經非常嚴重。今年以來,企業倒閉之風不絕,釵h人開始面臨失業的危機,然而政府所公布的失業人口,卻只比去年小幅增加一、二萬人,但是另一方面,所謂的「非勞動人口」卻在一年之內增加了將近二十萬人之多,台灣的失業問題真相如何,已經無可隱瞞,台灣其實已經面臨一次前所未有的失業潮。
ˉ這一波失業潮,主要是由於房地產不景氣以及企業連鎖倒閉所造成的,跟上一波不景氣幾乎完全一樣,而且這一次還加上兩岸關係緊張,造成民眾信心不足。上一次的不景氣與失業潮,前後長達三年,可見這一波的失業潮,目前才正開始而已,明年才是高峰。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