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哪有資格打安定牌?

這次立委選舉的大議題,是「三黨過不過半?」也是李登輝陣營真正掌權以來的政績大審。為了因應國民黨遷台以來最大的一次政權挑戰,它除了動員無所不在的「利益共同體」全力護盤外,針對並無利益掛勾的游離選民,其王牌仍然是「安定牌」。
 「安定牌」像是台灣選舉的迷幻藥,選民們雖然並不為此興奮,卻慣性地難以拒絕,因此至今仍是用以「挾持」選票的有效工具。稱之為「挾持」,是因為釵h選民常有投鼠忌器心理,雖然對國民黨有諸多不滿,卻不敢想像「沒有國民黨的日子」要怎麼過,也不敢想像新的政黨可能為台灣帶來什麼。
 問題是,今天的國民黨仍有資格打安定牌嗎?
 過去的國民黨,雖有諸多可議之處,以安定牌而言,卻相當的正宗。它曾在中共以萬鈞之勢席捲大陸之時,以一黨之力保住了台灣,然後以豐富的政治經驗,使兩岸間的緊張始終停留在紙上談兵的形式八股層次。與此同時,它建設了台灣,帶來經濟繁榮,有效維持秩序,並將貧富差距控制在可忍受範圍內。因此,過去的國民黨雖然迫害政治異己,推行民主無誠意,於「安定牌」上,卻名至實歸。
 這當然仍是透過相當努力的。舉例來說,蔣經國總統深受社會主義思想影響,行事儉樸,厭惡奢靡。他主政時經常「突擊檢查」黨政要員私宅,若見陳設豪華,用度靡費,重者立懲之,輕者不再重用。當初權傾一時的某情治首長,據說就是在經國先生「臨檢」後第二天就下台。國民黨主席有這樣的觀念和用心,黨政要員們自然不敢逾越,政風雖失之拘謹,但有分際,上行下效,安定牌的江山也是這麼一點一滴打下來的。
 如今的國民黨呢?選舉時仍師其故技,企圖愚民以逞,平日裡卻不是這麼回事。高官們競相奢靡,不但官商沆瀣一氣,而且還大官與富商比豪宅,官夫人與闊太太比珠寶。上行下效,「利益共同體」的一朝新貴們,簡直旁若無人的與各種惡質勢力掛在一起大撈特撈。不但吃相難看,並公然強辭奪理,竟至毫無羞恥之心;不但如此,而且愈是這麼敗壞人心,愈是高官坐的穩如泰山。這樣的國民黨,幾乎已是五日京兆的末世心態,哪裡還有資格以安定牌愚民?
 在貪污腐化加劇,貧富差距拉大,黑金公然掛勾的狀況下,社會安定當然是談不上了。政治安定呢?於內鬥爭紛擾不斷,於外兩岸騷動不止,所謂政治智慧或政治技巧,除了利用民眾之愚昧以坐大權勢外,其餘根本談不上。台灣有句俗話為貪官解嘲,叫做「會吃也會做」,是最起碼大家可以容忍的底線。現在的國民黨,顯然是「會吃不會做」,是一匹光吃草不會跑的馬兒。
 這樣的國民黨,才「兩歲」就醜態畢露,要讓它長大了,老百姓還有日子過嗎?國民黨的「安定牌」者云,若真能再騙一次,恐怕就是大家一起的最後一次了。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