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常的歷史

我喜歡談過去,因為歷史漫長故事裡的點點滴滴,比當下事件談起來深刻,這大概是我喜愛歷史和歷史人物的原因。如今,人們將焦點放在阿扁總統的演說上,如果把李登輝四年前的演說稿,也拿來比論,恐怕比較容易警覺我們已被新聞訓練地用太大的放大鏡,看待一個一小時六千字的空洞文章吧。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