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溪源頭,一個惡水上的村落,五十把小提琴、兩個美術老師、八年來不放手,不可思議的夢想,在此萌芽。

二○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南投縣音樂比賽,來自「楓葉故鄉」奧萬大旁的親愛國小,第一次參賽,就拿下弦樂團的年度冠軍。

他們只有十五人,人數比對手學校少三成,沒有指揮老師,拉的是二手舊琴;弦樂團要有四把大提琴,他們只有兩把,還打赤腳。對手,是平地大校,多數孩子從小學琴,有專業指揮老師,還有家長團打理瑣事。

這群孩子以高分打敗常勝軍,下山看孩子比賽的父母,內心激動。

「他們樂器不好,但拉出來的音樂,不是在鋼筋水泥裡練出來的,聽得出來,他們真的很愛小提琴,」評審之一、國立台灣交響樂團企畫行銷組長余濟倫說。

只愛打架的學生,開口要學琴

「偏鄉小孩缺乏愛,那通通我來顧!」

偏鄉、小提琴,兩個不曾交會的世界,竟在海拔九百公尺的高山上,譜出動人樂章。甚至,國際知名小提琴家林昭亮、胡乃元也先後上山,陪孩子練琴。

「小提琴,是我故意的!」說這話的,是親愛國小老師王子建,他和妻子、也是親愛國小老師陳珮文,用了整整八年的時間,讓這群孩子第一次嘗到被肯定的滋味。

為什麼這對美術老師要教小提琴?為什麼這麼昂貴的貴族樂器,會出現在這?栽培一個孩子從小到大學琴,動輒千萬,這些連學費都付不起的孩子,為什麼學得起?

八年前,陳珮文、王子建自願來到南投山上的親愛國小教書,這裡學生只有六十人,單親、隔代教養多,功課好的小孩,都去念台電宿舍旁邊的萬大分校,「撿剩的」才會選這裡,小孩愛打架,髒話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