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維也納!」,親愛愛樂將要前進國際音樂殿堂:維也納。

得知「親愛愛樂」提琴樂團七月將要赴「維也納」參加「國際青少年音樂節」比賽消息時,三年前第一次到南投山上親愛國小採訪王子建、陳珮文老師的情景,浮現眼前。

當時,他們的提琴隊,剛拿下全國音樂比賽優等,上台人數比人家少、沒有指揮,連琴也是老師四處張羅來的,這樣的「雜牌軍」憑什麼能贏?

深入了解,才明白更震撼人心的「內情」,當時有些部落父母並不支持孩子學琴,老師不惜吵架,也要把常常回家沒飯吃的孩子留在身邊練琴,保護他們;沒音樂老師,老師想辦法邀請,結果連國際小提琴大師林昭亮都來了;沒錢,老師拿出薪水補貼;鼓勵孩子考山下的國中音樂班,沒地方住,老師貸款買房子,下山學琴路途遙遠,老師買車接送孩子下山......。

這真的不是「愛心」兩個字可以形容的啊 !

當時,我問王老師一句話:「你們打算帶他們到什麼時候?」國中?高中?大學?陳老師很堅定的告訴我:「不能放手啊!」「可是,這樣負擔太大了......」,王老師笑笑,沒有回答,我想的是「負擔」,他們想的是「孩子的未來」。

當時,兩個老師帶在身邊孩子有50位,有幾個孩子已經考上國中音樂班,陳老師也開始盤算高中要唸那裡的音樂班;三年後的今天,孩子更多了,70多位,已經超過親愛國小全校60名學生的人數了,其中,連同今年要上大學的,已經有十二個大學生了,當然,都是唸音樂系。

忍不住再問王老師,七十個孩子,一年要花多少錢?,「一千萬,」老師說,「經費來源?」,「一半外界捐款,一半自己籌措,我希望控制在一半一半,」老師說,這「一半一半」的意思,不是希望拉高外界捐款的占比到一半,而是希望捐款占比,不要超過一半。

為什麼?「我是個怪咖啦,」王老師說,三年來外界的捐款不斷,但是,他拒絕的也不少,因為找上門要捐款的,他希望是認同他的理念,了解他想做的事的人及企業,而不是只是一筆捐款而已;更重要的是,他希望樂團能靠自己的力量永續運作,讓孩子知道,要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而不是「依賴」。

就像今年七月四日要去維也納比賽,三十多個孩子的費用要四百多萬元,靠捐款籌措了兩百萬元,剩下的兩百萬元,王老師就希望靠自己的力量去張羅,因此,他們計畫在六月舉辦三場音樂會,打算靠兩千一百張門票,籌到剩下的旅費。

有企業主得知這件事,主動要包下全部的門票,被王老師拒絕,因為他希望外界能了解他做這件事的核心價值,

是希望透過文化來栽培孩子人格,學小提琴只是「剛好」而已

,「錢的事,慢慢來就好,」王老師說,他認為不能因為錢,影響孩子的價值觀。

連續三年贊助親愛愛樂的安聯投信,當初就花不少時間跟王老師溝通理念,才有後續的合作,這次出國也贊助孩子比賽的服裝。

為了讓樂團自給自足,他們出CD、製作手工小提琴,每兩年舉辦一次全台巡迴表演,不止如此,他們行有餘力,更捐款給更需要幫忙的團體,甚至,有學校缺小提琴,他們也會提供,目前有兩百把小提琴在各學校輪流使用中,因為,孩子需要學習「付出」。

這對老師,靠一己之力,默默拉拔著偏鄉孩子,從不輕言放棄,這應該是台灣最動人的風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