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走得太快,領悟來得太慢:在失去中獲得、在恐懼中勇敢,看精神科醫師如何拿回人生主控權。

出 版 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9/5/16

定價:320元

現在優惠價 75折 240

加入購物車 立即結帳 下次買

青春走得太快,領悟來得太慢:在失去中獲得、在恐懼中勇敢,看精神科醫師如何拿回人生主控權。

戈登.李文斯頓

美國Amazon讀者五星★★★★★好評:

「我會把這本書推薦給每個需要喘口氣的人,它是靈魂的食物!」

 

☆☆全美銷售破150,000冊、憾動全球無數讀者的靈魂

☆☆授權德國、法國、瑞典、日本、羅馬尼亞等二十多國版權

 

每個生命都包含著某種失落。怎麼應對這些失去,決定了我們是什麼樣的人。

無論情況多麼絕望,人永遠不會沒有選擇!——戈登.李文斯頓

 

他看過靈魂中最黑暗的地獄,卻積極找尋生命中最光明的天堂——

人生除了懊悔、焦慮及迷惘,我們仍有能力找到幸福、希望與意義!

戈登.李文斯頓博士是一位精神科醫師,曾參與戰爭;從同事口中得知自己是養子;

兩度痛失愛子,先是面臨長子自殺,幼子不久又死於血癌,前後只隔了十三個月……

在顛簸的人生中,他卻以積極的態度,將一生經驗淬鍊成三十則重要的人生領悟:

早知道這些,你可以拿回自己的人生主控權,愛更對的人、做更對的事。

 

||大多數的童年創傷,已經過了「追訴時效」!問問自己:「接下來呢?」

||世上最堅固的牢房,就是人們親手為自己打造的。別讓恐懼與焦慮限制你的自由……

||若用物質和外貌衡量他人和自己,人生必定是一趟沮喪的旅程,途中出現的只有貪婪、嫉妒,和想要成為別人的欲望。

||「人總是說得多、做得少。」言語淹沒了人們,其中大部分都是我們告訴自己或他人的謊言。

||最沒意義卻最常見的事——不斷做一樣的事卻期望得到不同結果!既然你現在的方法行不通,為什麼不試試其他方法呢?

||對自己說謊的雜音,蒙蔽了我們的耳朵和雙眼。不根據事實來做決定的人生,注定會有缺陷。

||你上次開懷大笑是什麼時候?不要因為害怕未來和執著過去,而虛擲當下的幸福。

 

戈登.李文斯頓醫師每天的工作,就是傾聽患者的抱怨、焦慮、不安及痛苦。

看見許多人受困於自我、工作、愛情、婚姻的陰影,為現在擔心、

對未來迷惘……生活中的情緒動盪,和潛藏的虛偽、欲望與逃避,讓人們心力交瘁。

理解在不完美的世界,堅持保持希望的重要,以及每個人都需找到快樂活著的方法。

 

在他犀利又溫暖的文字中,我們了解——或許們沒有辦法擺脫自己是誰,

但我們有能力面對失去、不幸與悔,並且穿越這一切,找到讓自己「改變」的力量!

 

 

──||各界讚譽 ||──

李文斯頓的文字真實,他的智慧是歷經滄桑而得,在隨處可見眾多淺薄空洞的自助書當中,本書就像珍寶般突出。——《出版者週刊》(Publishers Weekly)重點書評

 

戈登.李文斯頓醫師,畢業於西點軍校和知名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但他並沒有比你我的人生高明到哪裡去,一個兒子躁鬱症自殺,另一個兒子因病過世,被醫生同事意外洩漏自己是被領養來的孩子……如果這些經歷都沒有擊垮他,我認為你一定要看看,這樣強大的力量從何而來。——御姊愛(知名作家)

 

我們勇敢卻坦然地哭著。雖看似難堪,但這種發自內心的誠實,卻是未來我們面對其他難題時,可以變得勇敢的原因。歡迎讀者帶著自己的人生故事,對號入座。——蘇益賢(臨床心理師、作家)

 

他的文字間沒有尖銳的咆哮,也沒有世界大同的粉飾,只有「誠實」。我們不需要去幻想未來,更別將美好人生寄望在理清楚所有的過去,「決定現在」才能體會與獲得快樂。——凱若(HomeCEO創辦人、暢銷書作家)

 

閱讀書稿的時候,每隔幾行我就想要用力畫重點,甚至不忍翻下一頁,只想反覆流連在幾行字字珠璣的犀利裡,希望自己也能多被戳醒幾次。世界從不缺幻象,缺的是膽敢戳破的人。——柚子甜(作家、心靈工作者)

 

書中有太多深入刻畫人心的論述,值得讀者們一探究竟。像是如何找尋合適的伴侶,感情問題、親子關係、面對老年的適應等不同的人生議題。人生選擇權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當我們行使的選擇愈多,就愈可能得到快樂。——陳嬿伊(精神科醫師)

 

戈登.李文斯頓曾親自走過許多地獄,並帶著值得尊敬的智慧與善良回來。閱讀他的文字,就是信任他並向他學習,因為他的人生曾遭火吻,而他的動機是絕對純淨。——馬克.赫爾普林(Mark Helprin),《冬季奇蹟》(Winter's Tale)作者

 

人生就是個困境,因此讀這本書吧。戈登.李文斯頓不僅是位聰明的醫生,更是個經驗老到而非年老睿智的人。聽他所說,你會更加聰明,或許也會更加快樂。——雷蒙.迪保羅博士(J. Raymond DePaulo, M.D.),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JHUSOM)精神醫學與行為科學部門主任教授

 

李文斯頓個人的溫暖特質和鋼鐵般的專業見解形成強烈對比,提醒讀者無論狀況有多絕望,我們都還是有選擇。——達拉斯晨報(Dallas Morning News

 

作者從他的患者身上學到最多,從聽他們的故事、看他們管理情緒生活的方式、從已經發生的災難,以及他們想讓一切回歸正常的決心。——蘇珊.雷默(Susan Reimer),巴爾的摩太陽報(Baltimore Sun)專欄作家

 

 

──||智慧推薦 ||──

柚子甜│作家、心靈工作者

陳嬿伊│精神科醫師

御姊愛│知名作家

凱若│HomeCEO創辦人、暢銷書作家

蘇益賢│臨床心理師、作家

(按姓名筆畫排序)

│推薦序│別給那些不重要的事太多權力/御姊愛

│推薦序│世界不缺幻象,缺的是戳破幻象的人/柚子甜

│推薦序│你的「幸福人生」長什麼樣子?/凱若

│推薦序│快樂就來自——你的人生選擇權/陳嬿伊

│推薦序│三十個對號入座的邀請/蘇益賢

│前 言│人生充滿變數,這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事/伊麗莎白.愛德華茲

 

 

01 如果地圖與實地不符,那麼地圖就是錯的

過去這些年,我一直在聽人生出現了各種差錯的故事。我發現在人生道路上,我們總是努力讓腦中的地圖和腳下走的路相吻合。

 

02 幸福的謊言?行動,才能成就我們

我們總是在說自己想要什麼、打算做什麼,然而這些都是希望和夢想,對改善情緒沒有什麼幫助。我們,是由行動所定義的。

 

03 我們想要的愛是什麼?尊重、傾聽……別假裝自己不用改變

人經常執著於自己的特定觀點,認定事情應該這麼做,而忽略所有證據都顯示他們必須改變。

 

04 大多數的童年創傷,已經過了「追訴時效」

改變是生命的本質,也是所有心理諮商的目標。因此,為了繼續前進,必須跨過單純抱怨的階段。我們要對自己身上發生的大部分事情負責任。

 

05 每段關係,都操控在最不在乎的人手上

每個人用來評估伴侶的標準,都會創造出一套特定的期待,隨著時間過去,如果這些期待一直無法被滿足,就會導致關係破裂。

 

06 你在等什麼?勇敢才能改變一切

想要對生活方式做出任何改變,勇氣和決心是必要條件。而要求人們勇敢,是希望他們用新的方式去思考自己的人生。

 

07 大膽行事!強大的力量就會來幫你

站在一九六九年交接典禮的遺跡上,我想起那個復活節星期日所感覺到的憤怒、懷疑和恐懼。而我藉由一篇祈禱文的幫助,獲得重生。

 

08 完美主義是幸福的最大敵人

我們活在一個競爭的社會,經常透過輸或贏看待世界。而在與他人建立親密關係的微妙過程中,這種觀念是極具毀滅性的。

 

09 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問題:「為什麼?」和「為什麼不?」

若是人們不願意回答生命中的「為什麼?」通常也沒辦法回答「為什麼不?」因為後者意味著風險。

 

10 我們最大的強項,也是最大的弱點

人生中自相矛盾的例子數都數不清:不願冒任何風險才是最大的風險;生命中的每件事,都是好消息也是壞消息。

 

11 世上最堅固的牢房,就是我們親手為自己打造的

人們常常會把想法、願望和意圖,跟實際的改變搞混。懺悔自白對靈魂或許有益,但除非我們同時改變行為,否則一切只是空口說白話。

 

12 迷戀青春的社會,我們在逃避什麼……

「膽小鬼是承受不了變老的。」或許我們最後的義務是——有尊嚴地承受隨著老化而來的生理與心理打擊。

 

13 安全是人生最大的風險

我們活在一個規避風險的社會中,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只為確保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安全」的。

 

14 真愛是伊甸園的蘋果,如何找尋?

兩個人的結合,足以彌補身為人類得承受的所有重擔,包括辛苦勞動的必要,滿布荊棘的人生道路,以及終其一生都曉得人終將一死。

 

15 人生只有壞事才會來得很快

只要我們用擁有的物質和外貌來衡量他人和自己,人生必定是一趟沮喪的旅程,途中出現的只有貪婪、嫉妒,和想要成為別人的欲望。

 

16 有時迂迴繞道、流浪迷惘,才能找到自己

生命中這些「遊手好閒」和「迂迴繞道」的過程,才真正定義了我們是誰。最重要的追尋,是沒有地圖可以引導我們的。

 

17 動人的單戀?痛苦而不浪漫的想像

我們總希望別人接納自己本來的模樣,有時渴望太過強烈,完全忽略這份愛其實沒有得到回應。但讓愛情擁有強大力量的,是兩情相悅。

 

18 最沒意義卻最常見的事——不斷做一樣的事卻期望得到不同結果

我無法提供適用於所有感情關係的答案,我只相信有效的方法。既然你現在的方法行不通,為什麼不試試其他方法呢?

 

19 我們總是逃避,卻始終逃不掉

我彷彿在他的眼中看見悲傷,如果我能跟他講上一會兒話就好了。告訴他,我現在過得很好。他一時激情留下的錯誤,如今有了美好的結果。

 

20 對自己說謊的雜音,蒙蔽了我們的耳朵和雙眼

真相或許無法使我們自由,但為了一時的安心而對自己說謊,則是愚蠢至極。不根據事實來做決定的人生,注定會有缺陷。

 

21 「完美陌生人」神話——無法消失的恐懼與不安

尋找完美的愛,是一種嬰兒時期的行為,也是中年恐懼的象徵。雖然大部分時候,它沒辦法改善我們的人生……。

 

22 死亡,也無法讓我們的愛消失

唯有透過回憶與奉獻的練習,能讓愛克服死亡。回憶與奉獻……只要有它,你的心即使破碎,仍是充實的。

 

23 沒人喜歡聽命行事,別讓孩子變敵人

教養孩子的主要目標,除了保護安全、給他們愛之外,就是讓他感覺到——在這個不確定的世界裡,還是有可能幸福快樂的。

 

24 疾病最大的優點,就是讓你從責任壓力中喘口氣

在永無止盡追求幸福快樂的途中,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這仍是促使改變非常重要的工具。

 

25 你在害怕什麼,失敗?未來?竟看不見眼前的美好

人生充滿了不確定和難以預料的災難,不要因為害怕未來和懊悔過去,而虛擲當下可能的幸福。

 

26 我們能給孩子最大的禮物——相信自己可以得到幸福

儘管人生短暫,災禍難以預料,我們仍能振作起來,盡可能地享受人生。這樣的人們和勇氣的終極表現,是真正的奇蹟呀!

 

27 真正的天堂,是我們已經失去的那些

記憶,並不是過去經驗的正確副本。它其實是我們講給自己聽的故事,充滿了扭曲的現實、一廂情願的想法,以及沒有實現的夢想。

 

28 你上次開懷大笑是什麼時候?所有勇敢中,最強大的能力

充分體驗生活中常見的悲傷和荒謬,並且找到繼續生活的理由,就是一種勇氣的行為。鼓舞的力量就來自我們愛和笑的能力。

 

29 無論情況多麼絕望,人們永遠不會沒有選擇

每個生命都包含著某種失落。怎麼應對這些失去,決定我們是什麼樣的人。當我們行使的選擇愈多,就愈可能得到快樂!

 

30 原諒是一種放手,是送給自己的禮物

寬恕,經常會與遺忘或和解混淆,但兩者並不相同。原諒不是一件為他人做的事,而是送給自己的禮物。就像所有真正的療癒一樣……。

摘文1‧大多數的童年創傷,已經過了「追訴時效」

每個美國成年人都接觸過足夠的大眾心理學,會將過去的痛苦和現在的症狀連結在一起。要為自己的行為和感受負責,需要很大的決心,所以人們自然會選擇比較容易的方式——怪罪以前身邊的人(尤其是父母),當時沒有採取比較好的做法。

把自己的失敗怪罪到別人頭上,是人之常情。父母就是我們怪罪的對象之一。我們老是感嘆自己缺乏機會,彷彿人生是一場樂透,只有少數幾個號碼才能得到大獎。沒有時間和必須工作賺錢,也是無所作為的常見藉口。

除此之外,我們害怕自己真的嘗試了卻一敗塗地,這個念頭同樣會產生極其有害的惰性。降低期望,就能保護我們免受失望。

改變是生命的本質,也是所有心理諮商的目標。因此,為了繼續前進,必須跨過單純抱怨的階段。很多人會問我,這樣無止盡地聆聽患者「哀嘆」自己的人生,為什麼不會感到厭煩。

答案很明顯,因為抱怨自己有什麼感覺,或抱怨重蹈覆轍的行為導致熟悉且不快的結果,都只是治療過程的開端而已。諮商期間,我最喜歡問的問題是:「接下來呢?」

? ?

當新事物擺在眼前時,能讓一切動起來的問題應該是「為什麼不?」但人們總是用「為什麼要?」來防衛自己,避免失望。

這可能會使人們找無數的藉口,就是不想把握機會讓人知道自己單身。許多人寧願選擇繼續寂寞,也不願接下認識新朋友的艱困任務,因為這會有被拒絕的風險。「所有好男人都結婚了」或「這些女人都有太多包袱」,都是很常出現的藉口,我都聽膩了。

我經常問那些規避風險的人:「你冒過最大的風險是什麼?」他們這才理解到,自己選擇了一個多麼「安全」的生活。

當我們一心一意只關注安全與保障時,就會喪失一些東西——像是冒險的精神。人生就是一場賭博,我們沒有權力選擇手中的牌,但還是有責任盡自己所能把這副牌打到最好。

在這場賭博中,最大的賭注就是我們的心。我們從哪裡學會這麼做的?如果要用安全的方式來玩這場遊戲,又該如何在犯錯的風險與注定孤單之間,取得平衡呢?

有時候我們得承受風險,才有機會贏得幸福。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承受必須的風險,是勇氣十足的表現。而拒絕承受風險,只想保護我們內心免受任何損傷,則是放棄希望的行為。

 

摘文2‧我們總是逃避,卻始終逃不掉

三十四歲那一年,我接受住院醫師的訓練,有一項任務是接受精神分析。有一天,我的心理分析師告訴我,我是被領養來的。

當時,這個消息讓我倉皇失措。我的父母從來沒有提過這件事,我偶爾也會覺得奇怪,為什麼熱愛拍照的父親,從來沒有拍過我一歲以前的照片。另一件讓我疑惑的事情是,那時我的父母都住在芝加哥,我怎麼會在曼菲斯(Memphis)出生呢。父親跟我解釋,當時他在政府機關上班,他們是因為短期公差才會到田納西州。而我的出生證明文件上,清楚地記載我是由他們所生。這當然是個謊言。

在我發現自己是被領養的身世前不久,我的母親就過世了,而我跟父親談論這個話題的狀況不是很順利。我對他的欺騙感到生氣,但同時理解他心中的恐懼:如果我知道真相,就不完全是他的兒子了。

老實說,對於去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我覺得相當興奮。知道自己在基因上並非注定跟父親一樣不可,我鬆了一口氣。我感到自由、好奇,還有一點飄飄然的感覺。

? ?

原來,當年我被遺棄在田納西兒童之家。這是個惡名昭彰的販嬰機構,由不肖法官提供法院的讓渡書,而田納西兒童之家就把孩子送到全國各地的富裕家庭。我打電話給父親,詢問他當年為了我花了多少錢。許多人都想知道自己的身價,我知道我的:五百美元。

我找到的第一群人,是在我人生第一年照顧我的寄養家庭。開始根據曼菲斯市的電話簿打電話找人時,我手邊的線索只有一個姓氏。打到大概第十通電話,當我說明自己的身分,就聽到電話那頭的男人轉頭對某個人說:「嘿,媽,是小博打來的。」

這位女家長是個八十幾歲的老太太,我去拜訪的時候,她拿出我六個月大時的照片。她的先生經營加油站,小孩都沒有上大學。我試著想像自己現在操著一口田納西的慵懶口音,身上穿著技工的制服,名牌上寫著「博」。為了歡迎我回來,他們全家人聚在一起,並且告訴我,把我留在他們家的人是我的生母。她是密西西比州維克斯堡(Vicksburg)人。

於是,我開始打電話給維克斯堡電話簿上姓傅爾克的人家。很快地,就跟生母的姊姊通上電話。這一次,我說自己是露絲老朋友的兒子,想請問露絲在哪裡。

她的姊姊告訴我,她住在亞特蘭大市(Atlanta),在一間出版社工作。我趕到那裡,打了通電話給她,直接告訴她我是誰,想要見她一面。當公寓大門打開時,我看見一個長得跟我很像的人。她問我:「你怎麼那麼久才來?」

我的生母出身於信仰虔誠的宗教家庭。本來是位老師,結果未婚懷孕,那個男人卻不願意結婚,但是願意支付非法墮胎的費用。她斷然拒絕,獨自旅行到曼菲斯生產,然後把我留在那裡。

她本來打算之後就去接我回來,但當她打電話給那個機構時,已經晚了一步。日後她終生未婚,因為「覺得自己沒有那個資格」。她從來不曾原諒自己「沒有活在當下」。知道我現在一切安好,才鬆了一口氣。

而我感謝她賜予我的生命。當然,我也很好奇自己的生父。露絲給了我他的名字,不過,他在幾年前過世了,留下一個女兒。我找到她的住處並打電話給她,心裡想著,我本來是獨子,最後卻多了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她很高興接到我的來電,但原來她也是被領養的,一直想著要尋找她的親生父母。

他的女兒寄了張照片給我,這是我僅有一件關於他的東西。我彷彿在他的眼中看見悲傷,如果能跟他講上一會兒話就好了。告訴他,我現在過得很好。他一時激情留下的錯誤,如今有了美好的結果。

 

摘文3‧世上最堅固的牢房,就是我們親手為自己打造的

當我們提到失去自由,很少會想到是自己替人生設下了許多限制。所有害怕嘗試的一切,所有沒有實現的夢想,都局限了自己現在以及未來可能的模樣。

是什麼,阻止了我們去做那些可能讓自己開心的事?通常都是恐懼和它的近親——焦慮。

人們的生活充滿了對自己許下的破碎承諾。我們渴望的事物,像是自我成長、在工作中獲得成功、談場戀愛等,也是所有人都想達成的目標。其實,達成這些目標的方法都很明確,但是我們卻不做該做的事,當然無法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那種人。

在這個沒有耐心的社會裡,有成效的改變所必經的緩慢過程,並不會受到太多關注。所以,要去哪裡找必備的決心和毅力,來達成我們想要的目標呢?

市面上各種說法、建議從沒少過。書店和雜誌上充斥各種方法,教你變得更有錢、更苗條、更有主見、比較不那麼焦慮,以及如何更能吸引異性,別人看了還以為我們縱情於什麼自我成長的狂歡會呢。

然而,那些來找我談話的人——有足夠的勇氣辨識出自己需要幫助的人——大部分時候,今天做的事情,跟昨天甚至是去年,幾乎都一樣。我的工作就是指出這一點,然後跟他們一起思考,到底怎麼做才能真正改變他們的行為。

我們必須先能想像出那件事情的模樣,才有辦法做到。這句話聽起來很簡單,但是我發現許多人的行為和感覺是連不起來的。我認為,這都要怪罪於現代醫學和廣告產業。人們變得很習慣這種觀念:如果我們不喜歡自己和生活中的某些部分,都可以快速地改變它,個人並不需要太過努力。

對於口中老說要改變自己的人生,卻不採取任何具體行動的患者,我常常直接問他們,他們說自己計畫要做些不一樣的事情,到底是在表達真心的意圖,還是隨口說說、許個願罷了。

改變一個人的態度和行為,是個緩慢的過程。每當我向人們指出,他們口中所說的,跟實際行為並不一致時,他們的反應通常是驚訝,有時候甚至會發火。因為我不聽信他們口頭陳述的想法,卻只專注於唯一可以信任的溝通方式:行為。

人們對彼此說的話語當中,最令人困惑的大概就是「我愛你」。我們渴望聽到這句強而有力又令人安心的訊息,但是,若沒有愛的行為持續作為支撐時,這句話不過是句謊言——或者說得委婉一點,只是個不太可能實現的承諾。

我們親手為自己建造的牢房,堅固的牆壁就是用我們對風險的恐懼,以及祈望這個世界和所有人都順從我們意願的夢想,一點一滴建造起來的。要放下一個令人安心的幻覺很難,但是,要用跟周遭世界不一致的觀點和信念,去創造一個幸福人生,更是難上加難。

一起買優惠組合

青春走得太快,領悟來得太慢:在失去中獲得、在恐懼中勇敢,看精神科醫師如何拿回人生主控權。

定價320元

75折/ 240

為何上班這麼累?其實是你心累─心理學家的職場觀察

定價340元

75折/ 255

聯購價

495

加入購物車

青春走得太快,領悟來得太慢:在失去中獲得、在恐懼中勇敢,看精神科醫師如何拿回人生主控權。

定價320元

75折/ 240

不勉強,更快樂 快轉人生的慢節奏練習

定價340元

75折/ 255

聯購價

495

加入購物車

青春走得太快,領悟來得太慢:在失去中獲得、在恐懼中勇敢,看精神科醫師如何拿回人生主控權。

定價320元

75折/ 240

原諒他,為什麼這麼難?

定價380元

75折/ 285

聯購價

525

加入購物車

青春走得太快,領悟來得太慢:在失去中獲得、在恐懼中勇敢,看精神科醫師如何拿回人生主控權。

定價320元

75折/ 240

為什麼,你的人生填滿別人的待辦清單?:那些關於人生最冰冷與溫暖的事,心理醫師媽媽寫給女兒的真心話

定價320元

75折/ 240

聯購價

480

加入購物車

青春走得太快,領悟來得太慢:在失去中獲得、在恐懼中勇敢,看精神科醫師如何拿回人生主控權。

定價320元

75折/ 240

死,打碎我們,還是打開我們? 生死交界六代送行者,最真摯的心靈告解與生命體悟

定價320元

75折/ 240

聯購價

480

加入購物車

青春走得太快,領悟來得太慢:在失去中獲得、在恐懼中勇敢,看精神科醫師如何拿回人生主控權。

定價320元

75折/ 240

心理學家爸爸寫給青春期的你,那些脆弱與美好的人生

定價330元

75折/ 248

聯購價

488

加入購物車

摘文1‧大多數的童年創傷,已經過了「追訴時效」

每個美國成年人都接觸過足夠的大眾心理學,會將過去的痛苦和現在的症狀連結在一起。要為自己的行為和感受負責,需要很大的決心,所以人們自然會選擇比較容易的方式——怪罪以前身邊的人(尤其是父母),當時沒有採取比較好的做法。

把自己的失敗怪罪到別人頭上,是人之常情。父母就是我們怪罪的對象之一。我們老是感嘆自己缺乏機會,彷彿人生是一場樂透,只有少數幾個號碼才能得到大獎。沒有時間和必須工作賺錢,也是無所作為的常見藉口。

除此之外,我們害怕自己真的嘗試了卻一敗塗地,這個念頭同樣會產生極其有害的惰性。降低期望,就能保護我們免受失望。

改變是生命的本質,也是所有心理諮商的目標。因此,為了繼續前進,必須跨過單純抱怨的階段。很多人會問我,這樣無止盡地聆聽患者「哀嘆」自己的人生,為什麼不會感到厭煩。

答案很明顯,因為抱怨自己有什麼感覺,或抱怨重蹈覆轍的行為導致熟悉且不快的結果,都只是治療過程的開端而已。諮商期間,我最喜歡問的問題是:「接下來呢?」

? ?

當新事物擺在眼前時,能讓一切動起來的問題應該是「為什麼不?」但人們總是用「為什麼要?」來防衛自己,避免失望。

這可能會使人們找無數的藉口,就是不想把握機會讓人知道自己單身。許多人寧願選擇繼續寂寞,也不願接下認識新朋友的艱困任務,因為這會有被拒絕的風險。「所有好男人都結婚了」或「這些女人都有太多包袱」,都是很常出現的藉口,我都聽膩了。

我經常問那些規避風險的人:「你冒過最大的風險是什麼?」他們這才理解到,自己選擇了一個多麼「安全」的生活。

當我們一心一意只關注安全與保障時,就會喪失一些東西——像是冒險的精神。人生就是一場賭博,我們沒有權力選擇手中的牌,但還是有責任盡自己所能把這副牌打到最好。

在這場賭博中,最大的賭注就是我們的心。我們從哪裡學會這麼做的?如果要用安全的方式來玩這場遊戲,又該如何在犯錯的風險與注定孤單之間,取得平衡呢?

有時候我們得承受風險,才有機會贏得幸福。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承受必須的風險,是勇氣十足的表現。而拒絕承受風險,只想保護我們內心免受任何損傷,則是放棄希望的行為。

 

摘文2‧我們總是逃避,卻始終逃不掉

三十四歲那一年,我接受住院醫師的訓練,有一項任務是接受精神分析。有一天,我的心理分析師告訴我,我是被領養來的。

當時,這個消息讓我倉皇失措。我的父母從來沒有提過這件事,我偶爾也會覺得奇怪,為什麼熱愛拍照的父親,從來沒有拍過我一歲以前的照片。另一件讓我疑惑的事情是,那時我的父母都住在芝加哥,我怎麼會在曼菲斯(Memphis)出生呢。父親跟我解釋,當時他在政府機關上班,他們是因為短期公差才會到田納西州。而我的出生證明文件上,清楚地記載我是由他們所生。這當然是個謊言。

在我發現自己是被領養的身世前不久,我的母親就過世了,而我跟父親談論這個話題的狀況不是很順利。我對他的欺騙感到生氣,但同時理解他心中的恐懼:如果我知道真相,就不完全是他的兒子了。

老實說,對於去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我覺得相當興奮。知道自己在基因上並非注定跟父親一樣不可,我鬆了一口氣。我感到自由、好奇,還有一點飄飄然的感覺。

? ?

原來,當年我被遺棄在田納西兒童之家。這是個惡名昭彰的販嬰機構,由不肖法官提供法院的讓渡書,而田納西兒童之家就把孩子送到全國各地的富裕家庭。我打電話給父親,詢問他當年為了我花了多少錢。許多人都想知道自己的身價,我知道我的:五百美元。

我找到的第一群人,是在我人生第一年照顧我的寄養家庭。開始根據曼菲斯市的電話簿打電話找人時,我手邊的線索只有一個姓氏。打到大概第十通電話,當我說明自己的身分,就聽到電話那頭的男人轉頭對某個人說:「嘿,媽,是小博打來的。」

這位女家長是個八十幾歲的老太太,我去拜訪的時候,她拿出我六個月大時的照片。她的先生經營加油站,小孩都沒有上大學。我試著想像自己現在操著一口田納西的慵懶口音,身上穿著技工的制服,名牌上寫著「博」。為了歡迎我回來,他們全家人聚在一起,並且告訴我,把我留在他們家的人是我的生母。她是密西西比州維克斯堡(Vicksburg)人。

於是,我開始打電話給維克斯堡電話簿上姓傅爾克的人家。很快地,就跟生母的姊姊通上電話。這一次,我說自己是露絲老朋友的兒子,想請問露絲在哪裡。

她的姊姊告訴我,她住在亞特蘭大市(Atlanta),在一間出版社工作。我趕到那裡,打了通電話給她,直接告訴她我是誰,想要見她一面。當公寓大門打開時,我看見一個長得跟我很像的人。她問我:「你怎麼那麼久才來?」

我的生母出身於信仰虔誠的宗教家庭。本來是位老師,結果未婚懷孕,那個男人卻不願意結婚,但是願意支付非法墮胎的費用。她斷然拒絕,獨自旅行到曼菲斯生產,然後把我留在那裡。

她本來打算之後就去接我回來,但當她打電話給那個機構時,已經晚了一步。日後她終生未婚,因為「覺得自己沒有那個資格」。她從來不曾原諒自己「沒有活在當下」。知道我現在一切安好,才鬆了一口氣。

而我感謝她賜予我的生命。當然,我也很好奇自己的生父。露絲給了我他的名字,不過,他在幾年前過世了,留下一個女兒。我找到她的住處並打電話給她,心裡想著,我本來是獨子,最後卻多了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她很高興接到我的來電,但原來她也是被領養的,一直想著要尋找她的親生父母。

他的女兒寄了張照片給我,這是我僅有一件關於他的東西。我彷彿在他的眼中看見悲傷,如果能跟他講上一會兒話就好了。告訴他,我現在過得很好。他一時激情留下的錯誤,如今有了美好的結果。

 

摘文3‧世上最堅固的牢房,就是我們親手為自己打造的

當我們提到失去自由,很少會想到是自己替人生設下了許多限制。所有害怕嘗試的一切,所有沒有實現的夢想,都局限了自己現在以及未來可能的模樣。

是什麼,阻止了我們去做那些可能讓自己開心的事?通常都是恐懼和它的近親——焦慮。

人們的生活充滿了對自己許下的破碎承諾。我們渴望的事物,像是自我成長、在工作中獲得成功、談場戀愛等,也是所有人都想達成的目標。其實,達成這些目標的方法都很明確,但是我們卻不做該做的事,當然無法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那種人。

在這個沒有耐心的社會裡,有成效的改變所必經的緩慢過程,並不會受到太多關注。所以,要去哪裡找必備的決心和毅力,來達成我們想要的目標呢?

市面上各種說法、建議從沒少過。書店和雜誌上充斥各種方法,教你變得更有錢、更苗條、更有主見、比較不那麼焦慮,以及如何更能吸引異性,別人看了還以為我們縱情於什麼自我成長的狂歡會呢。

然而,那些來找我談話的人——有足夠的勇氣辨識出自己需要幫助的人——大部分時候,今天做的事情,跟昨天甚至是去年,幾乎都一樣。我的工作就是指出這一點,然後跟他們一起思考,到底怎麼做才能真正改變他們的行為。

我們必須先能想像出那件事情的模樣,才有辦法做到。這句話聽起來很簡單,但是我發現許多人的行為和感覺是連不起來的。我認為,這都要怪罪於現代醫學和廣告產業。人們變得很習慣這種觀念:如果我們不喜歡自己和生活中的某些部分,都可以快速地改變它,個人並不需要太過努力。

對於口中老說要改變自己的人生,卻不採取任何具體行動的患者,我常常直接問他們,他們說自己計畫要做些不一樣的事情,到底是在表達真心的意圖,還是隨口說說、許個願罷了。

改變一個人的態度和行為,是個緩慢的過程。每當我向人們指出,他們口中所說的,跟實際行為並不一致時,他們的反應通常是驚訝,有時候甚至會發火。因為我不聽信他們口頭陳述的想法,卻只專注於唯一可以信任的溝通方式:行為。

人們對彼此說的話語當中,最令人困惑的大概就是「我愛你」。我們渴望聽到這句強而有力又令人安心的訊息,但是,若沒有愛的行為持續作為支撐時,這句話不過是句謊言——或者說得委婉一點,只是個不太可能實現的承諾。

我們親手為自己建造的牢房,堅固的牆壁就是用我們對風險的恐懼,以及祈望這個世界和所有人都順從我們意願的夢想,一點一滴建造起來的。要放下一個令人安心的幻覺很難,但是,要用跟周遭世界不一致的觀點和信念,去創造一個幸福人生,更是難上加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