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總,最近台灣食品安全問題鬧得比較厲害,我們希望多了解你們品質管理的作法,上次談的合作項目,老闆想暫時先緩一下。」

掛上電話,我陷入沉思。這是一家大陸食品企業,半年前我們幫他們介紹了一家台灣同行,雙方相談甚歡,都已談到合作細節了。

安排投資,什麼狀況都有,要談成一個案子不容易,會有各類突發狀況,但我還是第一次因為這個理由被KO。

這算投資風險嗎?我應向誰抱怨?作為一個經常穿梭兩岸的人,我告訴自己冷靜下來,思考事件更深層的意義。

頂新不是個案。台灣難道就只有這個食安違法事件嗎?相信絕對不只。在降低成本考量下,一定還有其它業者在做類似的事。「好又便宜」是典型的台灣企業思維,相比之下,日本人較不會如此。

頂新成為眾矢之的,因為它是大企業,賺了很多錢,發跡中國,為富不仁,的確罪有應得。

問題是「滅頂」,把所有關係企業一網打盡,叫他們滾出台灣,這樣做對嗎?這已不是法律責任,而是道義責任。

之前有先例,力霸集團董事長王又曾掏空公司,但他八十幾歲出事後潛逃美國,後來子女都被判重刑,他們當初只是聽父親的話,但抓不到老的,只好父債子還,頂新也有點這個味道。

過去一年台灣發生了很多事,引起社會公憤,但最後法院判決結果卻都很輕。以洪仲丘受虐致死事件來說,連長判8個月。日月光汙染相關人員一審1年4個月,罰款3百萬元。

為何會這樣?一是證據不足,二是責任歸屬有疑義,三是法律本身罰則就是如此。民眾罵法官為恐龍也沒有幫助,因為一切還是要講「法治」。

高雄氣爆事件可能也會如此。一開始群眾對李長榮化工異常憤怒,因為石化管線屬於它,但漸漸地,大家了解它只是接收者,還有發送者;再抽絲剝繭,發現中油維護也有疏失,市政府施工造成管線異常好像也有責任,最後可能要到法院,才能釐清責任歸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