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印度尤

喜歡以跳躍代替行走的人,走在磁磚路上會踩在框框裡的人,常被說是怪咖而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人,喜歡冒險和異鄉的人,很會寫鏡射字和倒反字的人,住在印度新德里的台灣人,現職中文媒體駐印度特約記者。

克利瓦爾(Arvind Kejriwal),一個在去年崛起,又在今年初瞬間殞落的政治明星,一度被視為是平民崛起,讓印度傳統政黨措手不及的奇蹟,卻立刻成為平民政治泡沫化的最佳註解。

#反貪腐領袖 迅速累積民意

克利瓦爾是印度2010年開始的反貪腐運動領袖之一,這場運動號召了數十萬民眾走上街頭,迫使政府正視反貪腐法,設立公民監督機制,然而由「犯法者」修法,永遠都不會有結果,官官相護的情況下,只會制定出一部無實質作用的法律,讓貪腐者更為猖狂,造就盤根錯節的巨大黑金網絡,因此克利瓦爾和其他反貪腐的社會運動者,決定創立印度「普通人黨」。克利瓦爾認為,貪腐是政治、經濟以及社會問題的一切根源。只有當人民真正進入議會,真正掌握政治權力,才有機會改變體制與系統,讓印度變得更好。

去年,克利瓦爾決定參選新德里行政首長,先前反貪腐運動所累積的人氣使他成為印度的政治新星,無數人放棄工作,成為競選團隊志工,只為追隨他。網路、影音、照片以及各種深入街頭的互動密集進行,游擊戰的打法讓一向透過操弄種族、宗教、階級等議題,鞏固鐵票倉的傳統政黨慌了手腳。

參與政治活動需要金源,這也是過去印度難有素人能擊敗傳統大黨的原因。但克利瓦爾憑藉小額捐款以及海外印度裔的資助,募得兩億盧比(約一億台幣)的基金,並跌破一堆人眼鏡,成功打敗執政新德里15年的國大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希拉迪克希特(Sheila Dikshit),獲選成為新德里行政首長,以「小蝦米扳倒大鯨魚」的形象,旋風式席捲印度政壇。

#早夭市長 執政49天即下台

但是,為什麼克利瓦爾會從政治生涯的頂峰瞬間殞落呢?

最重要的就是普通人黨沒有獲得絕對多數。一項政策需要其他政黨的支持才能夠推行,但克利瓦爾想推行的公民監督法,把公民監督力量放在政府系統之上,想當然爾不會受到既得利益者的支持。一向水火不容的傳統兩大政黨國大黨和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此時突然團結起來,合力阻撓法案通過,克利瓦爾最後選擇辭職下台,並得到一個AK49(Arvind Kerjiwal:上台只有49天)的稱號。

克利瓦爾說只要是為了反貪腐,要他辭職千百次也願意。但是選民買單嗎?

# 全民希望的種子 何時萌芽?

辭職後,他帶領普通人黨,投入了中央國會選舉的選戰,挑戰現任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選區,想藉由挑戰莫迪,再次證明沒有背景的政治素人,也有實力撼動積習已深的印度政治圈。可惜的是,這一戰他失敗了。辭職對於克利瓦爾來說,是形象的一大挫敗。人民原本相信一個普通人能夠帶來改變,用選票全力支持,就在他們覺得自己獲得勝利之際,克利瓦爾卻因為不能推行法案而輕言放棄,等於是背棄選民的信任。拿不出有力的政績,選民看不到改變的可能性,2014年印度中央國會大選,543個席次中,普通人黨只贏得4席。

# 政治人物 vs. 公民運動

傳統兩大政黨嘲笑克利瓦爾,說他是從公民運動起家,當上了政治人物卻還在玩公民運動,不開心就抗議,不順利就辭職,雖然吐槽意味較濃,但也不無道理,究竟一個沒有政治資源的素人,該如何在進入政治戰場後,解決問題、改變制度、完成選民期望?

勝選難,勝選後更難。普通人黨成立的初衷很簡單,就是反貪腐。這個訴求簡單明瞭,符合大眾期待,但吸引到選票後,如何融入政治生態,實際推動改革,則是不可逃避的課題。

克利瓦爾仍在努力,雖然聲勢不如先前,仍有某種程度的影響力。公民政治參與並非一蹴可幾,特別是讓人民信仰「能夠改變」這件事情,或許未來普通人黨會有更大的機會與作為,但政治素人的崛起與泡沫化,確實只有一步之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