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是我的一位粉絲,他在公司是個啦啦隊長,很擅長照顧別人。同事有疑難雜症都會請他幫忙,擔任過兩任福委會主委,公司有同事結婚都請他幫忙主持,從不拿主持費,就算拿了也會全部包回去給新人的一個大好人。

樂於學習、喜歡分享,我去他們公司上完課,簡單交談幾次後就變成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最重要的是,我們互相欣賞,他小我十歲,我們好似忘年之交的兄弟。

這天夜裡,他突然私訊給我:「憲哥,我愛上了別人,背棄了老婆,為了孩子,老婆最後選擇原諒我,我卻得了憂鬱症,我好想要解脫。」我上了一天的課真的很累,看完棒球季後賽轉播後,竟然在沙發上睡著,但是看到他的信,我一下子從沙發上跳起來。

我到樓下中庭撥了通電話給他,上來時家人都睡了,我沒有注意到時間,事實上這通電話我整整講了67分鐘。

小皮給我的形象是如此的陽光、樂觀,這些話都不是他會說出來的話,他到底怎麼了?

心中的狼與羊

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群狼與羊,狼代表的是悲觀負面的想法,而羊是正面積極的態度,我承認它們都在,我自己也是。

有時心裡都是羊群居住,沒有任何狼的存在,當少數狼群出現時,也不至影響羊的生態,但只要狼越來越多,就會威脅到羊的生存,直到心中成為全部都是狼的世界。

誰說人一定要正面樂觀?但狼群多到會危害自己生命與健康時,就是該採取行動的時候了。

我:「小皮,你要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繼續照顧好你的同事跟朋友,你要自己站起來。」

小皮:「我好累,真的好累,我其實不是這麼正面的,我怎麼對周邊的人交待…」夜間安靜的中庭,電話那頭的啜泣聲,讓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我知道情況很糟,卻無能為力,但我試著跟他說兩則故事。

一首搖滾上月球

去年因為廣播專訪的機緣,認識了巫錦輝〈巫爸〉,也接觸到了這部電影,隨後他們也在金馬五十因為主題曲「I love you」獲獎而大放異彩,一群年紀合計超過300歲,家中都患有罕見疾病孩子的老爸們,為了不讓彼此家中的情況繼續惡化,他們選擇走出來成立樂團。

巫爸說:「我要是當時沒離開一些負面的朋友,不知今天的我會變成怎樣?」、「看見兩個孩子明天還正常呼吸,就是我跟太太最幸福的一件事」、「只有將自己照顧好,才能照顧我的兩個孩子,於是,我堅強地活下來了。」

其實我真的很沒用,兩度聽到這些觀點,我在錄音室都哽咽了起來,我把這故事告訴小皮,我說:「小皮,你周遭很多朋友、同事都需要你,你先要壯大自己,要趕快把自己照顧好,他們都等你回去。」小皮終於破涕為笑,承諾我,會盡快調整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