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底,柏林市長克勞斯·沃維萊特(Klaus Wowereit)突然宣布辭職,將在今年12月11號提前卸任,為德國政壇投下震撼彈。現今60歲的沃維萊特出身於柏林,30歲時就成為柏林史上最年輕的議員。自2001年當選市長後,以高支持率連任三屆。他的魅力在哪裡?

#媒體寵兒愛跑趴

沃維萊特最為人知的事情是他在2001年市長大選前,站在競選台上突然說出:「我是同志,我覺得這樣很好(Ich bin schwul- und das istauch gut so) 。」造成轟動,柏林人自由不受拘束,性向顯然不會影響他們的投票意願。沃維萊特甚至認為出櫃是他在市長大選中獲得超高支持度的關鍵之一。與其讓八卦媒體不斷在性向謎團上面大做文章,模糊焦點,不如大方公開,他跟男友也常常一起出席在各種社交場合裡。

這位市長非常熱愛跑趴,在德國的影藝新聞經常可見這位柏林派對教主的蹤影,所到之處無不吸引鎂光燈的焦點。他打破德國傳統政治人物說話一板一眼的形象,以幽默的言談與媒體和民眾打成一片。出席各項場合時,充滿魅力的舉手投足,儼然是柏林的最佳代言人,讓全世界再度注意到柏林這座「貧窮,但是性感(Wir sind zwar arm, aber trotzdem sexy)的城市。」他主張利用派對的形象,把柏林塑造成一個五光十色的國際化都市,成功地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根據柏林市府公布的數據,每天有將近50萬人次的觀光客造訪柏林,光是2011年,觀光業就為市府帶來超過1百億歐元的進帳,並且造就了將近27萬工作機會,可以說是柏林最重要的經濟產業。

#歐洲新矽谷

此外,柏林政府積極招攬全世界創意人才,成立了一個歐洲新矽谷,將創意產業與數位科技的結合,定調為都市的發展藍圖。他的市政團隊就像一個強大的公關公司,利用柏林貧困造成的低物價,轉為吸引新興創業家投資的一項誘因,加上政府提供不分國籍的微型創業貸款補助,為這個城市帶入強勁的經濟發展動力。據報導,2011年柏林的創意產業營收高達2百億歐元,約占柏林GDP的四分之一。

#機場再見,市長再見

然而,為什麼這個曾擁有高達六成支持民調的柏林市長會突然萌生辭意呢?他在辭職記者會上坦承,原訂2014年啟用的柏林勃蘭登堡(BER, Berlin Brandenburg Airport)機場建案再次跳票,是他下台的原因。機場於2006年開工,但期間遭逢建築公司破產,之後又陸續發現建築與工程設計種種瑕疵,外加弊案問題雪上加霜,使得機場工程不斷追加預算,啟用日期不斷延後,成為德國史上工程時間最長的豆腐渣工程,也變成了國際間的笑柄。雖然他仍然還有兩年的任期,不過今年新機場再度跳票,使得他在民調中下滑至最後一名,最終以下台為機場的失敗表示負責。

他所屬的社民黨隨即號召候選人,目前有3人報名參選,一位是49歲的現任都市發展計畫參議員Michael Müller,一位為37歲的議會黨團主席Raed Saleh,還有一位41歲的海盜黨主席Jan Stöß。誰會成為沃維萊特的接班人,今年11月初將由1萬7千名柏林社民黨黨員票選出來,與沃維萊特市府團隊作交接。3位候選人在第一次的政見發表會中,也很有默契避談媒體最有興趣的"F" word(Flughafen 即德國機場的意思),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專案負責人敢宣布新機場何時能完工。德國鏡報更挖苦說:「柏林市政府應該找一個新地點建造新機場,一切重頭開始,就把這件始終無法完工的新機場,留下做為紀念館,當作是一個不自量力的瘋狂教訓。」

柏林市民普遍還是肯定這位親民的市長過去的市政成績,他把柏林包裝成充滿魅力的都市,讓這個曾經破產的古都,透過觀光與文創娛樂事業,注入新活力,同時也提振了服務業與科技網路業。然而亮眼的成績單上,讓納稅人一賠再賠的新機場工程,終結了13年的派對市長生涯,也終結了未來德國「派對總理」的想像。

本文作者:安琪拉
先是高中填錯志願,大學莫名保送進了德文系。在公關公司打滾四年後收到國外學校錄取通知,畢業打包回國時遇見人生最美麗的意外,於是展開了長期居留的外國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