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真是倒大楣了,頂新黑心油風暴從九月爆了兩個月不止,偏偏九合一選舉在即,藍綠雙方指著對方鼻子痛罵對方隱匿與包庇黑心廠商,結果才發現不論是隱匿、包庇、或者只是公務員單純的混吃等退休,中央與地方、藍與綠其實都是一個德性,民主的好處是,你敢混吃,選民就能用選票制裁你,遺憾的是,選戰迄今已進入倒數計時,還看不大出來,選票制裁的效度到底有多大。

完全執政絕對貪腐,或許說得武斷,但「絕對偷懶」怠無疑義。一年三重大食安事件,前衛福部長邱文達才終於請辭下台,說法是「待事件告一段落」,結果,邱文達十月四日請辭,十月九日衛福部才公函地方政府,清查頂新自越南進口的油品,油風暴大爆發前五天,邱下台走人,風暴席捲之後,衛福部長達十七天沒有部長,直到十月二十二日蔣丙煌走馬上任,這是在豬油下架的隔天,再等一星期,包括牛油、椰子油相關產品才陸續下架,全台民眾傻眼。

這段時間中,從府到院,從各種會報到工作小組再到食安辦,態勢轟轟烈烈,但全靠食藥署代署長姜郁美一女當關,罵前人前人才走,罵後人後人才來,馬政府危機處理的邏輯,巧不巧就讓中央找不到箭靶子。就劣質油品進口與稽查,到底要不要上綱上線到行政院、甚至總統府,確實頗有討論空間,要論政商結構是一個都不能逃,但要求閣揆盯著廠商進口原料完全不可能,偏偏藍營逮到民進黨執政的屏東縣政府,先是檢舉不受理,再是竟將公文傳真廠商,一炮打到綠執政時期的副院長、此刻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認為蔡英文應該為廠商自越南進口油品負責任,照藍營的邏輯,就算不究責行政院長江宜樺,副院長毛治國得扛起責任吧?

國民黨中央執政讓人抓狂,民進黨地方執政則叫人吐血。

餿水油風暴剛起,屏東縣政府五次檢舉都不理,最終讓台中市員警跨區辦案,縣長曹啟鴻神隱十多天後,才現身處理五位局處首長並鞠躬道歉,沒想到竟又發生縣政府公文傳真給廠商之事,很難想像基層科長如何有情節重大的政商掛勾?若只是漫不經心,或看不懂公文的輕重,那更糟糕,所謂天高皇帝遠,台灣丁點大,天有這麼高嗎?遑論油風暴已經蔓延全台,身為公務員連新聞都不看的嗎?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屏東縣政府顯然完全處於「政權交替」的空窗期,副縣長鍾佳濱說,曹啟鴻在前一波強冠風波時就想辭,坦白講,辭不辭那個時節已經不成問題,畢竟曹的任期將屆,一念不辭不是問題,問題是縣政府螺絲也太鬆散了吧。

屏東縣在民進黨連續執政下已經十六年,若再加上前面的蘇貞昌和邱連輝,中間只有因為貪汙,一任都沒做完的伍澤元,選民結構近乎鐵板一塊的綠,即使發生油風暴,民進黨提名的潘孟安幾乎毫無懸念的可能贏得選舉,就像曹啟鴻消音般,潘孟安在食安風暴中,連發言都異常低調,遑論實際動作,國民黨候選人簡太郎三度邀約辯論,潘孟安理都不理,咬定縣民就是綠大的一塊。

台灣從二千年政黨輪替迄今十四年,藍綠壁壘分明到各據基本盤,柯文哲號召在野大聯盟打破藍綠,能得到迴響不是沒有原因,重點是,打破藍綠之外還要講究是非,藍綠各打五十大板不夠,該各打七十大板,如果連「選票以懲」都做不到,就甭再罵政客罵媒體,選民該罵自己是豬頭。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