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這些金磚五國的領導人而言,七月份宣布他們同意設立新開發銀行(New Development Bank)和應急儲備基金(Contingent Reserve Arrangement),是一回出奇制勝的公關操作。

當前,巴西處於世足賽慘敗恥辱、經濟低迷窘境中;俄羅斯政府則因支持烏克蘭叛軍,惹來國際間一片反對、制裁聲浪,因此,這個充滿勝利意味的團體照機會,對巴西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f)、俄羅斯總統普欽(Vladimir Putin)來說,可說是可遇不可求的機遇。

這份協定同時也提供金磚五國另一個機會,重申他們對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IMF)和美元在全球貨幣體系中扮演的角色有所不滿。

儘管金磚五國的經濟活動合計已占全球經濟活動20%以上,卻只掌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11%的投票權。2010年,成員國達成共識,有意修正這種不合理的情況,但美國國會已明白表態拒絕批准,而且它也不願放棄繼續把持提名世界銀行總裁的特權,儘管這種做法早已經不合時宜。

同時,全球外匯交易85%以上都還是採用美元,而且美元在全球外匯存底中所占的比率仍超過60%。由於代表名額不足的國家,不願簽署國際貨幣基金的「預防性信貸額度」(precautionary credit lines),央行亟需美元時,只能找聯邦準備金。美國聯準會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相當樂意提供美元換匯,但不表示它在未來仍會比照辦理。

因此,金磚五國不滿現狀,雖然可以理解,但問題是,它們的新開發銀行和應急儲備基金能不能帶來改變?

成立新開發銀行的邏輯很有說服力,中國或許不像金磚五國和開發中國家那樣,普遍亟需大量基礎建設,但它有別的不足之處:中國的大型建設公司不願踏出國門承攬海外的建案。於是,鼓勵了新開發銀行潛在的債權人和貸款人,雙方密切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