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從幾年前起,整理旅行相簿時,開始慢慢發現,有一種類型的照片在我的攝影作品中所佔比例似乎頗高……

那是,窗。不是單單憑窗純朝外拍下窗外景致,而是稍微退遠了些,連窗景、窗框、甚至窗下窗旁之物件物事,均隨而一起攬入畫面中。

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旅行,在一扇又一扇的窗畔

當然從攝影立場看,器材與技術的侷限,這樣的圖片總是無法真正拍得出色──光線明暗反差太大,每常顧此失彼,不是外頭過亮因而景色不清,就是室內太暗導致剪影幢幢……極少能盡善盡美盡如人意。

然而還是執拗著,在每扇旅途中所邂逅的窗旁逐一留影。

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旅行,在一扇又一扇的窗畔

我想其中原因,絕大多數出乎我的旅遊傾向吧!我承認,內向好靜孤僻怕生個性作祟,我的旅行,始終帶有著強烈的孤絕內省意味。不出遊之際便寧願只蝸居在家、哪兒都不去;一旦遠行,也盡量往遠離塵囂遠離人群之處走,只求一方得能沈潛沉默獨對天地與自己的淨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