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日發生的「知名作家劈腿事件」,得到了兩極化評論。有人認為他是公眾人物又一向是正義、熱血的代表者,理應受到大眾的檢視與責備。另一方則認為這是他的私領域,旁人無權指責。

在聽完雙方論點以及當事人的記者會公開說明之後,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何台灣人對於婚前劈腿與婚後外遇的譴責程度不一樣?」很多人說:「男未婚女未嫁,每個人在婚前都有選擇的權利。」連當事人本人也是抱持著這種觀念。

未婚,所以可以劈腿;沒有那一紙婚約,所以可以背棄承諾。我一個大陸孩子瞧著這觀點,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仔細琢磨後,突然開竅了。

黨從小教育我「不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都是耍流氓。」小時候聽聞這是毛主席的名言,後來又聽說這句話出自莎士比亞。無論這句話是來自他們兩位哪一位的金口,我都覺得很震驚。

中國是一個把男女交往看成頭等大事的國家。交往規範可多著呢!必須以結婚為前提地交往、不能發生婚前性行為、不能婚前同居、不能劈腿、交往後不久(甚至交往前)就要把對方帶回家給父母看、交往一年就要開始談論是否結婚、什麼時候結婚。

男人過三十女人過二十五,還沒有要結婚者,從父母到隔壁大嬸個個見到你都會問候幾句:「有結婚對象了嗎?要不俺幫你介紹?別客氣!人嘛,總是要結婚的。個人問題,遲早都要解決的。」

個人問題,科科。

種種規範壓得單身年輕人喘不過氣來,導致很多中國孩子一離開家鄉與父母的身邊便開始「大解放」。正所謂「天高皇帝遠」,在外隨心所欲回家繼續聽媽媽的話。中國有兩種單身男女:極其 open & 道德魔人。我屬於第二種,活生生的就是一個愛碎念的老媽子。

遇見舉棋不定騎驢找馬的男孩我會勸導:「不是真心喜歡人家就早點放手吧,給彼此機會找到更適合的另一半。」遇見只看金錢不看人品的女孩我會多嘴說一句:「男人的人品比金錢更重要,沒有錢的婚姻容易過得辛苦,但與人品不佳的男人結合會後悔一輩子啊!」我覺得我挺適合退休後回上海當一個居委會大媽(茶)。

交往就是為了結婚,結婚就是為了生孩子。這是中國老一輩的普世價值觀,我稱之為「中國式交往」。雖然很多中國年輕人的行為並沒有按照這些價值觀行動,但他們自己都知道「在中國,必須如此」。於是他們會表面做一套,私下做另一套。但最終他們會乖乖聽父母的話,早早結婚生子,過一種「中國式婚姻」的生活。

台灣與中國最大的差別是:交往有分「以結婚為前提」與「不以結婚為前提,大家很 free!」兩種。在沒混入台灣人圈子之前,我壓根不知道原來交往有在分類的。台灣式交往多了一份自由。交往中的戀人可以結婚,也可以選擇不結婚。婚前試婚當道,同居男女認為這是一條必經之路,如此才能保證婚後生活習慣差異不會過大。但這一種自由有時也會成為愛情中某一方的「心頭之痛」,因為他們認為得不到承諾,更得不到保障。

經過與網友的討論,有人提出一個論點:有些台灣長輩會諄諄告誡孩子說「年輕時要多看看、多評估,如果看到條件好的,也是可以考慮的。」但她們都明知道孩子們有穩定交往的對象。甚至也聽過長輩對晚輩說「年輕的時候玩玩可以,結婚後就不能玩了。」在這兩種觀念的灌輸之下,多少造就了今日的「台灣式交往」。

婚前與婚後,對待感情、對待另一半,可以不一樣。這在台灣,是被允許的。但令人稱奇的是,台灣人婚後可比咱們認真多了。一,外遇是要坐牢的(傳說中的通姦罪)。二,離婚不能隨便離,條規非常多。因此我得出結論:台灣人不怎麼把交往當回事,卻把婚姻看得比什麼都重要(謎之音:可他們離婚率還是很高呀!)。這點我也不解,還請高人指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