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49年次的我,土生土長在台北市,36歲以前,除了念大學和當兵外,台北是我的整個世界,幾乎沒有一個角落是未曾到過的。36歲以後的十幾年,因為工作和其他因素,大部分時間生活在海外,四年前回台選擇定居高雄,但每個月總要起碼跑一趟台北探親或辦事。

不知為何,這幾年跑下來,我對這個熟悉的城市有了越來越強烈的陌生感,仔細想想,顯然不是因為多了一個以前沒有的101大樓,或介壽路更名為凱達格蘭大道,或越來越密的捷運車站,坦白說,台北過去二十多年外觀變化不大,許多街道樹木以前什麼樣,現在還是那個樣。

那是為什麼?我為這問題納悶了一段時間,直到前幾天再度北上,行走在人潮洶湧的捷運站,我忽然明白原來不是城市變了,是城市中的人變了!變得心事重重,步伐急促,變得時而面無表情,時而裝腔作勢,變得臉上沒有了笑容!

不應該啊!台灣不管經濟發展,資源配置,人才流向,台北都遙遙領先其他縣市,拿我現在居住的高雄為例,這個曾經唯二的院轄市,以前各方面都能和台北一別苗頭。現在呢?好學生搶著去台北念書,能力強的搶著去台北工作,有錢的父母搶著幫子女在台北購屋置產,總之,全台灣的人想盡辦法,就為在台北搶得一席之地。

這樣的磁吸效應在國際間並不少見,紐約,雪梨,曼谷,北京等大城都是如此,各行各業精英聚在一起,碰撞交流,造就大都會特有的繁榮景象。這裡有許多光鮮亮麗的成功人士,還有更多懷抱理想,期望有朝一日成為成功人士的人群,雖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夢想成真,起碼希望無窮。

和這些國際城市相比,台北有類似的政經和社會背景,卻少了樂觀進取的氛圍,人們忙則忙矣,卻沒有因為打拼向上而流露出的充實和自信。有的是永不休止的埋怨自憐,和寫滿臉上的煩惱不耐,每個人似乎都隨時處在一種為保障自身權益而窮於應付的狀態,因而難以從容欣賞關懷周遭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