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今天,我將在中午結束生命。」

八月底,八十五歲的班奈特(Gillian Bennett)女士是住在加拿大的紐西蘭人。她在網上貼文,解釋決定結束生命的理由。她深受失智症所苦已經三年,今年八月,病情發展到一如她自己所說「幾乎失去自我」的程度。

「在我已無法評估自己的狀況,甚至無能結束生命的那天來臨前,」班奈特女士寫道,「我要先求解脫。」她的先生班奈特是已退休的哲學教授,連同他們的子女都一致支持她的決定。不過,她拒絕讓他們採取任何形式協助她自殺,否則將面臨十四年的牢獄之災。因此,她必須在自己尚有能力自我了斷時付諸行動。

所幸,對我們多數人而言,生命很可貴。我們想要活下去,是因為有許多事物值得期待;或者整體而言,是因為我們發現活著很快樂、有趣或充滿刺激;又有些時候是因為尚有夢想還未實現,或是想要幫助身邊的人。

班奈特女士已經當了祖母,如果一切無恙,肯定會想要看著孫兒女一代長大成人。但她的失智症逐漸惡化,剝奪她想繼續活下去的所有理由,也讓我們無法否認,她的決定其實既理智又道德。

就理智而言,她並非藉由自殺,丟棄任何她想要或十分珍視的東西,「我的損失不過是淪為植物人的下場,而且是不曉得究竟得在醫療院所待上幾年,把國家的錢都花光,卻壓根兒不知道自己是誰。」

她的決定同時也很道德,因為她提到「國家的錢」,這表示她這麼做並非只為自己著想。反對自願安樂死合法化,或是請求醫生協助自殺的人,經常提出的反對是,倘若修法過關,病人只是會因為不想成為他人負擔而備感壓力,終究結束自己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