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在中秋節前後,我就積極在網上尋找關於今年大閘蟹的資訊,但一直「忍」到雙十節,才吃了今年第一隻大閘蟹,更妙的是,這大閘蟹不是大名鼎鼎的陽澄湖大閘蟹,也不是台灣的大閘蟹,而是安徽牧牛湖的大閘蟹!

為什麼大陸食安問題嚴重,我仍願意冒險吃「牧牛湖大閘蟹」?
安徽牧牛湖大閘蟹,蟹黃香、蟹肉飽、蟹膏多

什麼?安徽也有大閘蟹?對!說來奇怪,我那群愛吃又會吃的朋友,今年不知怎麼回事,個個對安徽牧牛湖大閘蟹讚不絕口,「妳吃吃看就知道了!」朋友在雙十節過後,送來六隻安徽牧牛湖大閘蟹讓我及老公嚐鮮,這一吃,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這群饕客級的朋友,個個會對它豎起大姆指。

為什麼大陸食安問題嚴重,我仍願意冒險吃「牧牛湖大閘蟹」?
每隻還有身份標誌

在所有的螃蟹中,我最愛的就是大閘蟹。但之所以每年都要「忍」到10、11月才開吃,最主要的原因是,近年來的大閘蟹,前幾年,4、5兩的大閘蟹,動輒4、500元,但中秋前後吃,不但價錢貴,且一打開來,不是蟹膏不足,就是蟹肉太空的,每次吃到這種大閘蟹,我就來氣,抱怨著說:「幹嘛這麼饞?不再多等一個月!」

也因此,我更懷念以前所吃到的7兩以上的大閘蟹,雖然價錢貴,但那種滿足度不是4、5兩的大閘蟹可以比擬,7兩以上的大閘蟹,膏多到可以把嘴巴黏起來,蟹肉又多,吃一隻比得上吃兩隻,但可惜,近年來,市場上幾乎很少看到那麼大的大閘蟹,也因此,我的七兩大閘蟹,只存在回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