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非洲很多年,大部分我看過的中國企業都很不錯。」

說話的是一個歐洲人,發表他對中國在非洲的看法。這是一個新興市場國際論壇,這一場panel主題為非洲投資風險,先前大家都將焦點放在政治動亂和伊波拉上,直到主持人突然心血來潮轉移話題。

「剩下十分鐘我想問一下在台上五位嘉賓對中國的看法,我們都知道中國已經成為非洲最大投資者,這會不會造成操控非洲經濟呢?」

說實在話,若他不提出來,我也想就此發問。剩下的四位發言嘉賓都來自非洲。

「中國幫我們蓋公路,建鐵路,這些都是我們自己無法做到的。」

「和美國比起來,我們更歡迎中國資本,因為他們是長期、有耐心的資本,有政府在後面支持,不像美國,許多是民間資本,追求短期回報。」

坦白說我有些驚訝,可能因為我來自台灣,經歷太多反服貿學運、反中資來台這些事件,所以一下子不能接受其它國家如此真誠地歡迎中國投資。

看到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美國當然不是滋味,也開始積極布署。今年八月,美國舉辦美非領導人峰會,國務卿凱瑞表示:「世界上經濟增長最快的15個國家中有10個在非洲,到2040年非洲擁有的勞動力將超過印度或中國。」

對於台灣來說,若我們仍想前進全世界最後一塊未開發的處女地,已經時不我與。台商總往成本最低的地方跑,以前在大陸,現在又去越南,有人開玩笑說再下去可能要去非洲。

It’s too late。中國、美國、歐洲在非洲的布局都遠比台灣要多得多。

看到非洲,我不禁想起二十年前的大陸,那時台灣仍有相對優勢,因為台商有征戰海外的勇氣和企圖心,不像現在,大部分人只想偏安守在台灣。

中國並不只去非洲投資,更對歐美已開發國家大手筆投資。李克強總理本月訪問歐洲,和德國簽署181億美元協議,並將對義大利投資上百億美元,「中國正在把整個義大利買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