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新魏家兄弟老三魏應充被收押禁見了,在此之前,頂新請出潤泰總裁尹衍樑出馬,協助作好頂新的食安,尹衍樑是否有法寶、有能耐助頂新脫困,重新贏得消費者的信任呢?

魏家老二魏應交在記者會中,開宗明義就說他心理很清楚,現在魏家不論再作什麼都得不到大家的相信,因此才請尹衍樑協助。這番話,其實已清楚的點出所有的問題、與頂新面對的最大困難:民眾與社會的信任已完全流失。

在經過這麼鉅大的風暴,且頂新也已宣布退出油品市場後,頂新味全內部是該有特別的警覺心,早早回頭檢視各項產品的成份、原料來源,別再使用來路不明的問題原料,因此其它產品再出大問題的機率相對較低。尹衍樑─正如他自己說的:對食品是一個外行,因此在技術面上的問題能貢獻者少,能作的大概就是協助訂定內部的控管、流程、採購標準等制度。但是他不可能盯到每個執行層面,甚至其參與協助的時間亦有限,不會「永遠協助」監督頂新,要落實還是要靠魏家的管理經營面。

但問題是,即使頂新味全未來在尹衍樑監督下能把食安落實作好,民眾是否埋單呢?食品業高度競爭,產品日彼此有很高的替代性─不喝a廠牌的鮮奶,那就改喝b廠牌吧,即使風味稍有不同,也在可接受範圍內;甚至不同的飲料間都有相當高的替代性。在抵制頂新味全產品期間,消費者改吃其它廠牌產品,一段時間後就接受也習慣了。除非其它家食品業者又在食安上出大問題,否則,消費者有必要─或是說有意願換成頂新的產品嗎?即使尹衍樑幫頂新作好食安,但重傷的商譽、流失的市場,能單是衝著尹衍樑「掛保證」而恢復嗎?

如果更深入看結構性的問題是,頂新會有今日,就是敗在不重品質、只談cost down,不斷要求採購買更低價的原料、供應商也要降價,從中掐出利潤。這種作法在不出事時,還可正面的說是「利潤導向,績效管理」;但越過紅線出事了,就只能名之「道德淪喪,唯利是圖」。

現在,頂新要痛改前非,當然歡迎,但原料成本一定增加;偏是商譽蒙塵、形象大壞,非低價促銷無法銷售─這代表的可能是頂新要虧本作生意。頂新願意、及能夠承受多久、多大的虧損,以求重新得到市場認同,讓民眾再接納這個品牌?還是,最後終究那股唯利是圖、利潤掛帥的管理思維又占上風,再一次「淪陷」?如果是這樣,連尹衍樑的信譽也要賠上。

不過,當頂新魏家選擇繼續留在台灣食品業時,這一切,終究要面對。頂新要落實食安、改用品質佳、安全無虞的原料,可能是一年半載、可能是3年、5年,頂新要接受、忍受市場萎縮、成本上升、營收下降,甚至虧損擴大;如果頂新無法堅持,風頭一過又悄然回到cost down的老路,那就永遠無法贏得社會信任。尹衍樑無能幫頂新「漂白」,只有魏家才能作到─魏家願意嗎?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