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術界,「引用」他人的研究成果並不僅僅是出於禮貌,而是一種規範要求。「引用」在研究之中,有助於引導讀者,「引用」也有助於讀者評估研究的價值。

加菲爾德(Eugene Garfield)明白這一點。1955年,加菲爾德創建了科學文獻索引(Science Citation Index,SCI),該資料庫包括了著名科學期刊的被引用文獻,構成了一張連接文獻的龐大網路。正如他所言,「透過在編輯文獻索引過程中…我們開始真正利用索引的威力,作者每列舉一條參考文獻,事實上都是在為自己的觀點進行支撐。」

學者們很快就接受了它,但原因並非人們所預想的。豐富的前人分析主題、聯繫和相同引用文獻的結論,顯然都是吸引力的一部分。但是,更有吸引力的是,終於有方法,可以長期追蹤自己或他人的學術影響力,並找到被引用最多的科學家、論文、期刊和機構。

幾乎在一夜之間,參考文獻(bibliographic reference)獲得了具體意義,科學也有了記分牌。

但科學針對需要記分牌嗎?

SCI催生了眾多基於引用的指標,其中有兩個特別值得注意。第一個也源於加菲爾德的構思,名為impact factor(IF),該指標以所刊文章在前兩年中,平均被引用的次數為基礎推定學術期刊的品質。高impact factor可以立刻地提高期刊的地位。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指標是h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