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拜讀到黃齊元先生的文章「馬英九為什麼不可能帶台灣脫離經濟泥沼?」,他認為新一代的領導人,必須符合四個條件:

1.「年輕」
2.「商業知識」
3.「國際觀」
4.「執行力」

令筆者不解的是,早在2008年馬英九參選總統時,這些條件一樣都不符合。當時馬英九年近60,沒有任何民間企業經營經驗,唯一有的國際觀也是到美國唸過書,而執行力從事後民調看,更是不正自明。

但台灣民眾兩千三百萬民眾向來「溫良恭儉讓」,所以還是讓他取得連任,而許多廣大財團和企業主更是在選前一週積極表態支持。

逝者已矣,來者可追。同樣用這四條件來看這次台北市長選舉,兩位候選人是不是同樣具備這些條件呢?

年輕,如果按照字面上看,當然說的就是年紀,但筆者認為,台北市民需要的不僅是生理上的年輕,而是心態和思維上的「棄舊」。誰在打這場選舉時,用了最多前有未聞的作法;誰最不打負面選舉;誰最敢於坦白,把一切印象中見不得光財產身家都主動供外界檢視,毫不遮掩;誰最敢於打破傳統藍綠;誰最能給喚醒台北市民心中對於城市有新貌的想像,誰就最有資格。

創新是就是一種革命,是革自己的命,要面對挑戰傳統和既有利益者的撻伐,而現在新的世界思維就是立足點公平、透明對話,與過去那種由上而下的規劃和計畫式經濟發展,已經不同,因為民眾清楚了解到這種假願景之名的經濟大餅,最後就是上演周星馳許多電影中那些貪官政商的醜陋戲碼。

不信,看看中國最近這幾年的產能過剩與房地產泡沫,是不是就是當初四兆救市所出現的併發症,但誰賺走了,誰又賠了,相信許多讀者用膝蓋想都知道,筆者不希望台灣再變成這樣,特別是台北市,這個The City of Youngsters。

台北市幾乎是台灣所有年輕勞動力聚集最多的地方,這樣的城市需要扮演的不再是經濟重鎮而已,它需要扮演的是全台灣的思維前哨站,是應該擁抱最多創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