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餐時聽到隔壁桌一位女性啜泣得傷心,她旁邊幾位女性好友分別坐在她的左、右、前安慰著她。這種哭法,一看就知道是失戀或被橫刀奪愛的狀況。

我偷聽著,果然──

這女生的男友,疑似「又」劈腿了。據說,和她住在一起的男士,一整夜沒回家,早上才一臉疲憊的回來,對於昨晚只說和朋友出去泡夜店,行蹤交待不清。

「告訴我,你去哪裡?」女生問。

「我有管妳這麼多嗎?」男生卻反問:「我有做什麼錯事嗎?妳這樣問,好像很不信任我!」

但,她們也不是第一天認識這男人了,這群朋友看在眼裡,顯然也知道,這位男性,去做什麼。

而坐在中間的這位「苦主」女生,哭到一段之後,平靜了一點,開始吃東西。

吃東西的時候,她的朋友們,紛紛幫她提供「解決之道」──

「這種爛男人,趁這個時候離開他、了斷他,『切』了吧!」

「Walk away,不要讓這傢伙繼續欺負下去了,好嗎?」

「幫妳介紹另一個男生,超優的,最近剛分手,給他一個回馬槍!」

大家七嘴八舌,愈說愈興奮。

但,只見中間那個女生,好像並沒有被說服?她仍是低頭默默的,吃她的義大利麵。

好久好久,她才幽幽地說了一句話。

「我……我想『解決問題』。」她說。

姐妹們聽了,馬上回答:「問題,是解決不了的啦!」

「那個死男人,永遠都是這樣了啦!」

「不會改,就是不會改的了!」

友人個個眼睛發亮,非常確認地告訴她。

又靜默了一陣。

「可是,」女生又說了一次:「我仍然想『解決問題』啊。」

「妳瘋了嗎?他已經傷妳這麼多次了!」姐妹似乎動怒了。

大家又七嘴八舌。

只見女生低著頭,默默吃完最後一口麵,好似很苦惱,然後,好像領悟了什麼似的,放下刀叉,慎重地,告訴她的姐妹們。

「但,妳們的建議,不是幫我解決問題,而是『放棄』這個問題、『離開』這個問題。」她說:「我……真的想『解決』問題。」

這時候,我突然了解她在說什麼了。

為何很多人的親密關係,長久以來,被害的,會繼續願意被害?

起初第一次,從驚嚇開始,然後試著解決,一次又一次受傷,一次又一次的解決無效,當然也曾經想過要「放棄」、「離開」,不過,後來無論是為什麼,她決定留下來。

留下來,是想「解決」問題。

雖然這問題很大,很無解,但,並不是所有這類的問題都一定要以放棄、離開來終結!

有的時候,是有機會「解決」的。

解決,有時並不是真的解決,如果她能找到一個在心理上可以說服她自己的島嶼,在心理上安住在那個小島,所謂的問題,也真的解決了。

或許,過了半年,她思考此事,也發現,她真的「解決問題」了。

同樣的事情,也更經常的發生在職場。

一些對於工作的抱怨,大多的結果都是「離職」收場,但,事實上,離開,並沒有解決問題,而是放棄那個問題;放棄是一個簡單又有效的做法,但不是「唯一」的做法──

甚至很有可能不是最好的做法。

最勇敢的人,有時候,不是切斷,而是留下。

解決。

轉念,一生更和順。

本文獲「Mr.6」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