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六是我成為美術老師的六個月紀念日。這半年來的時光,我很珍惜。人們常說老師很偉大,點亮自己照亮孩子。可我怎麼覺得是孩子們在照亮著我呢?我從他們的身上,得到的比付出的更多。也因為與孩子們的朝夕相處,提早體驗到了為人父母的不易以及社會對孩子們的殘忍。

我班上有個孩子叫小飛,今年5歲。他每堂課都會大聲對我說:「老師,我要學怎麼畫 Hello Kitty!我最喜歡她了!」要是 Hello Kitty 知道她有一位這麼可愛的男粉絲,一定會很高興。我每次都會坐在他身旁,示範左耳怎麼畫、請他學著畫右耳,並且叮嚀他蝴蝶結要好好畫。我看著小飛認真繪畫的臉龐,滿足極了。

可當我每次沉浸在倍感欣慰的愉悅氛圍時,總會被現實的殘酷打破這美好的一切。

其他同班的男孩們聽聞小飛喜愛畫 Hello Kitty,會發出一陣驚恐聲:「你好女孩子氣喔!只有女孩才喜歡 Hello Kitty!」小飛聽到其他小夥伴的直言後,會默默低下頭漲紅著臉繼續畫。儘管我多次告訴孩子們不要為此批評他人,誰都有權利選擇他所喜愛的人事物,不分性別不分種族。 顯然,我的說教沒人想聽(淚)。

更讓我傷神的是小飛的母親每每見到小飛的作品,會指責他為何不能像其他男孩一般畫男孩子該畫的機器人與小汽車。我看著小飛牽著母親的手離開學校,瘦小的臉頰上掛著失望的神情,心中充滿了不捨。

原來時至今日,我們依然被性別所綁架。無論男孩女孩,都必須遵從社會的價值觀,不然就會遭到異樣的眼光與評論。我開始擔心害怕,我怕小飛因敵不過外來的阻力而被迫改變自己。果不出其然,他變了。

自從兩周前,他不再告訴我他想畫 Hello Kitty,也不再抓著我的手請我教他怎麼畫蝴蝶結。取而代之的是畫紙上滿滿的都是小火車與火箭。我知道,孩子們的心意隨時都在改變,可我依然疑惑。我把我的疑問告訴了他,我問他為何不再喜歡 Hello Kitty 了。我希望他知道,無論他喜歡什麼,老師都是支持他的。

小飛不假思索,脫口而出:「因為我是男生啊!」這句話聽在我耳裡,心裡糾結成一團。這世界原本有著許多無限的可能性,可卻被我們的種種框架所約束。最終這些美好,死在我們對性別強制要求的「不成文規定」中。

我們規定男孩必須夠男人,堅強不示弱,不然就是個娘們兒被人瞧不起。我們規定女孩要有女人味,長髮飄逸溫柔婉約,不然就是個男人婆嫁不掉。我們規定男孩應該喜歡藍色,於是男孩們的嬰兒用品皆是藍色。我們規定女孩應該喜歡粉紅色,因此女孩童裝一片粉嫩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