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都注意到,全球化正在退步。儘管全球化好處不容否定,但治理和管理等問題,暴露出國家政府和國際機構的不足。

從國家失靈到銀行倒閉、從過度捕撈到就業不足、從氣候變化到經濟停滯,全球化浪潮或多或少必須負點責任,但又無法提供有效的解決方案。脆弱的機構,導致政治阻力橫生。

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管萊昂納德(Mark Leonard)指出,全球化以往一直為人稱頌的互惠互利,現在也成了威脅。「沒人願意坐視別人分享全球經濟的好處」他最近寫道,所有大國,都在考慮如何保護自己軍事利益和其他各種風險,在經歷了25年的關係日益緊密的時期後,世界似乎開始了重新自我分裂。

這是新孤立主義。

政府、跨國公司和國際機構時常發現,全球化要解決的問題太多,構建全面問題解決機制的前景,已經毫無吸引力可言。政治領導人,面臨著選舉日程或其他短期壓力,因此長期計畫,可能只意味著四年,甚至更短時間。

民間部門和公司董事們,也必須滿足年度或季度盈利目標,有時不得不因此放棄企業的長期最佳利益,更不用說社會整體的福利了。學者或許擅長識別問題,但他們往往要想盡辦法吸引決策者的充分注意,更可能受到法律、金融和政治因素的制約。此外,儘管地區和全球國際機構取得了一些成功,但往往因為國家反對和資金短缺而陷入癱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