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危機,讓世界知道了我們的經濟相互依存度有多高。在今天的恐怖主義危機中,我們必須認識,彼此的安全相互依存度同樣高,與ISIS的對抗,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如果我們要想避免付出沉重代價,並讓ISIS教會我們這一課,就必須承認,我們無法光靠蠻力撲滅狂熱信仰之火。世界必須團結在統一的方針下。

ISIS也許遲早會在軍事上被擊敗。但軍事遏制只是局部方案。持續和平需要其他三個方面:贏得思想戰爭;升級虛弱的治理;以及支持本土運動發展。

這樣一套方案必須從集中國際政治意願開始。北美、歐洲、非洲和亞洲的政治家都無法忽視中東所發生的事情。全球化的威脅需要全球化的應對。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熱度,因為ISIS之火,沒有邊界;事實上,ISIS的成員,來自80個不同國家。

ISIS是一個野蠻而殘忍的組織。他不代表伊斯蘭教或人類的基本價值。儘管如此,他還是興旺、傳播並抵擋住了反對它的人。

這個意識形態,是全球未來十年將面臨的最大威脅。其種子正在歐洲、美國、亞洲和其他地區茁壯成長。它包含扭曲的宗教色彩,煽動成千上萬絕望、懷恨和憤怒的年輕人,利用他們衝擊文明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