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豆奶拿鐵咖啡

近年來,有一點點沈迷著,自己動手沖煮豆奶拿鐵咖啡。早先,是在某知名連鎖品牌咖啡館裡,喝了這一味。

那是新品剛剛上市之際,雖說不無猜測、應是為了無法喝牛奶的乳糖不耐症者或全素食者推出的替代商品,但仍舊滿心好奇,就這麼點了一杯來嚐嚐。其實,雖喝得出很清晰的豆漿味,卻覺得豆漿裡隱隱然的微苦,讓咖啡的苦味似乎更凸顯,整體口感顯得稜稜角角,說不上喜歡。但後來,偶而上該連鎖咖啡館買咖啡,漸漸地點豆奶拿鐵的頻率卻越來越高......

我想其中原因,一來,是我自己著實太愛太愛豆製品了!從豆漿、豆腐、豆皮、豆干甚至醬油、味噌、豆豉一律眷戀非常,天天吃頓頓吃總也不膩,自然而然,連豆奶拿鐵也愛屋及烏地一起歡喜接納了。再者,或許也是生就一副東方肚,怎麼說,喝豆漿無論如何都比喝牛奶來,腸胃上要舒服得多。而次數多了,不免也萌生:何不自己動手,炮製一杯「我的私房豆奶拿鐵咖啡」的念頭。

說來,拿鐵咖啡,原本就是除了奶茶以外,我家的例行早餐飲料之一,這會兒,不過就是把牛奶換豆奶而已,能有多難?然而,說得簡單,開始動手後才發現,似乎不是那麼容易......一開始,從便利超商隨手採買了市售盒裝品牌之無糖豆漿回來,按照既往拿鐵咖啡的沖煮步驟依樣畫葫蘆:

豆漿加熱,徐徐打發後,準備調入espresso咖啡......嗯,不對,這豆漿怎麼搞的?始終打不發,再怎麼打、都只能像冒泡泡的肥皂水般粗糙且多孔,無法如平時的牛奶奶泡一樣綿細緻密。勉強加入咖啡中,一入口,味道和之前連鎖咖啡店的味道頗相似,咖啡和豆漿的苦味彼此間有點兒打架,沒有辦法完全水乳交融......

問題出在哪裡呢?我開始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