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朋友,在某個類似公部門的機關做事十幾年了,最近與他聚餐。

「唉,最近又踢到鐵板了。」他說。

我們大笑,以前在學校,大家稱這傢伙為「趙反」(他姓趙),意思是說,他很愛「造反」。這傢伙真的是一個很反骨的人,所以,在他的公部門的生涯裡,太多太多的記錄是他想要挑戰凡事緩慢、什麼都不動的公部門。

「哈,你最近又在『造反』什麼了?」我問。

「不是,我最近不敢造反了。」老趙說。

我嚇一跳。他不敢造反?是誰給他震憾教育?連「趙反」都不敢造反了?

「是哪一個大迂腐,不讓你反了?」我問。

「那你就錯了,」他說:「現在每一個人都可以反骨、每一個人都可以造反!」

老趙幽幽的說,外部合作廠商,對他們稍有要求,他們就準備投書媒體了。

做某些決策,「外面」有人也會抗議,隨便一個抗議就有可能上新聞。

然後,部屬之中,哪一個人哪天對你這個主管不順意,離職以後,也是亂給你罵一通。

「那這樣不是很好嗎?」我笑說:「全部都是你這種『反骨』調性的,很合啊!」

「那你就錯了。」老趙說:「你真的覺得『他們』很反骨嗎?」

接下來,老趙跟我說了一段很經典的話。

「現代在媒體上天天在批評東、批評西的人,本身其實不是反骨的人。」老趙說:「而是最保守的人。」

喔?

老趙繼續發表他的理論。

愈聽,愈覺得好像頗有道理──

去鬥爭的人,真的是反骨的人嗎?

以前的時代,是的。

但,現代,大家似乎已經沒有在「爭取」任何新的idea,而是「不要」什麼改變。

所謂的鬥爭,彷彿只是衝著某些人、某些部門、某些公司而來,大家不斷在批判的,都是「NO,你做錯了」。

而不是說「你該做什麼」。

「以前,我可以一直反骨下去,因為我的爭取,有人在聽。」老趙說:「現在,大家都在抗爭,我也跟著抗爭,只會愈來愈『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什麼都爭取不到。」

這時候,老趙說了一句話,值得成為所有上班族奉為圭臬:

「以前我們靠『爭取』來出頭,現在,我們靠『協商』來出頭。」

老趙說:「愈自由發聲的時代,最厲害的人,是那個會『協商』的人。」

當大家都有意見,擺不平,你可以協商、搞定!

當大家都說「NO」,你竟然能靠協商,掌握每人的喜與憂,最後搓出一個「YES」!

當上面幾個大頭鬥來鬥去,一團亂,你身為部屬,竟然能站出來「協商」,令主管們驚豔!

職場上最有價值的軟能力,一定要是大家沒有的能力;當大家都擅於硬起來,反而是「軟」的那個人,準備接收天下。

本文獲「Mr.6」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