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十一」的香港夜空,看不見放了十七年的煙花,卻多了一個比「祖國生日」(中國十一國慶)更值得紀念的日子。

10月1日前一晚,「佔領中環」行動進入第三天,金鐘地鐵站旁的海富大樓、公民廣場前,超過十萬香港人身穿黑衣、別著黃絲帶,高喊「自己的香港,自己救」、「還我公平正義」……,一邊往政治總局方向前進。

突然間,雷雨交加,眾人急忙拿出雨傘,紅、黃、藍、綠各種顏色,那一刻,從天橋下往下看,比煙花還耀眼的花朵,正在綻放。

香港青年談佔中》如果這次失敗了,我想逃到台灣去
在28日港警以催淚瓦斯驅逐人群後,雨傘和口罩成了佔中運動的標準配備與精神象徵。30日晚間香港下起大雷雨,金鐘夏愨道聚集數萬人集體撐傘,隨著雨勢變大群眾情緒愈發高昂,集體呼口號、唱歌長達數分鐘,這場運動成了名副其實的「雨傘革命」。(攝影.曾千倚) (攝影者.曾千倚)

香港青年談佔中》如果這次失敗了,我想逃到台灣去
(攝影.曾千倚)

9月28日晚間,香港警方施放催淚瓦斯、胡椒煙霧,驅離聚在金鐘一帶抗議的民眾,消息一出,震驚港台。隔夜,我和攝影記者抵達香港,一落地,走進機場,便聽到講著普通話的廣播說:「旺角、銅鑼灣、金鐘、中環附近有『意外事件』,請旅客注意交通安全……。」

原來,佔中在政府眼裡,是一場意外。

確實,一開始只是不到5千人參與的行動,如今,卻變成13萬人上街頭,據點也從計畫的中環,擴展到其他三地,橫跨九龍半島和港島區,讓人吃驚。尤其,一直以來,我們總認為香港人對政治冷感,不像台灣激情。

直到走進抗爭人群中,我才意識到,過去,即使遭遇再大困難都平靜無波的香港人,早已是煮沸的水,鍋蓋一掀,就等著噴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