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佔中事件引發大規模衝突,相對於台灣年初的太陽花運動完全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當國外媒體都以大篇幅報導中國這次的強制趨離行動,並以「天安門事件」做為對比時,最應該重視香港與中國關係變化的台灣,卻似乎並未投以相對應的關注。

以平面媒體而言,事件爆發隔日的9月29日,除了中國時報以外的三大報皆以頭條報導;從各家網路媒體平台看來,相關新聞的點閱率相當低迷,到了下午幾乎掉出熱門新聞榜。不論媒體是否透過版面排序影響了讀者的閱讀偏好,只要沒有完全封鎖訊息,面對如此重大的資訊時,台灣讀者應當非常積極地主動搜尋,而非等待媒體餵養資訊。

我們要問,台灣怎麼了?太陽花運動時,台灣是多麼渴望國際注目,而當時香港給了台灣多少關注多少聲援;事隔數月,台灣人對於香港佔中的衝突卻又顯得如此事不關己。我們應當理解,為什麼香港佔中事件對台灣人如此重要?除了台灣與香港的地理位置接近以及兩者與中國的歷史糾葛同樣複雜以外,更重要的是,近十年來中國對台灣與香港的策略具有某種相同的邏輯。換言之,今日香港,明日台灣。許多台灣人認為台灣是個國家但香港不是,因此香港遭受中國鎮壓,並不表示台灣也會遭受相同對待。這一方面來自於某種政治上的優越感,另一方面也來自於對中國對港台政策的不理解。

香港回歸中國時,鄧小平給出了50年不干涉其政治體制的承諾,該承諾歷經數任中國領導人都還勉強守信,但鷹派的習近平上任之後卻逐漸強化對香港的政治管控。香港對於逐漸施力的中國政府漸趨不信任,民怨便爆發於中國干涉特首普選的此刻。習近平名為掃貪實為政治鬥爭的做法,不僅使中南海的權力更加集中於鷹派手上,同時也明確地點出其國家政策就是更扎實的中央集權──現在的中國不允許香港一國兩制,那麼台灣當然可以質疑中國過去跟台灣談的「一國兩制」平衡點可能隨之崩解。

我們正在見證歷史。六四天安門事件已經25年了,這段時間裡,中國從貧窮到富裕、從共產到資本、從鷹派到鴿派再從鴿派到鷹派,中國處理大規模學生運動的手法也從過去的槍砲坦克到現在的辣椒水催淚彈。中國變了嗎?某種程度上,中國確實變聰明了一些。習近平知道,他現在要是來個武力鎮壓,即使他能成功將香港變成中國的一部分,那也僅只是物質性地收回了香港,香港人將永遠痛恨中國。一開槍,中國就徹底輸了。我們看見的是,香港佔中逼得習近平進退維谷──要是無法果斷處理這事情,分離主義將興起;但要是用武力處理這事情,分離主義更將興起。

香港佔中對台灣而言是個絕佳的契機也是轉機。假設中國分離主義大規模興起,中國政府面對的壓力就非同小可,此時即使要用武力鎮壓恐怕都難以收效;就算我們不想得這麼大、這麼遠,此次事件正是拉近台灣與香港關係的絕妙機會。未來兩地若能互為聲援,對於向來缺乏國際夥伴的台灣而言將十分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