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月,在已經過去的和將要來臨的幾個星期內,我的足跡踏遍了世界,去的地方包括以色列、上海、香港、南韓和美國,這是我第一次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跑這麼多地方。

過去我的行程以大中華區為主,由於有直航,非常方便,許多行程我可以縮短,減少在外地住宿的時間。

雖然我飛行非常頻繁,但多半還是在可控制的範圍內。然而一旦超越了大中華領域,不論精神和體力上,對我而言都是一大負荷。

這正是「全球化」的代價,我們現在才要開始重新去體會和學習。台灣人(包括我在內)太習慣將自己的經濟活動專注在大中華經濟圈內,以致漸漸不知如何去接觸和擁抱世界。

在另一方面,我可以感受到中國和世界的關係卻越來越緊密,每次我和大陸的客戶約會議時間,經常可以聽到他們說「下周我要去德國、法國考察一趟。」,或是「十月的第三周我要到拉美去參加一個經濟論壇,我們在巴西有一個能源大項目」這類的話。

十年前這種情形很少,除非是超級大企業,否則大部分人的會議安排還是跳脫不了中國大陸境內,不像現在,優秀企業幾乎沒有不以世界為版圖的。

另一個趨勢是方向上的改變,以往是外國人到中國來投資和做生意,現在正好相反,中國大陸跑去全球開發商機,不僅是歐美國家,更包括許多新興市場如拉美、非洲和俄羅斯。

在這種情形下,許多老闆需要用私人專機代步。我算了一下,我的客人中擁有飛機的人就不下十位。

「全球化」對很多人來說是遙不可及的名詞,先不論心理上是否能認同其意涵,總覺得這是大企業的專利,跟小企業無關。

阿里巴巴的商業模式打破了這個迷思,把全世界個人和小商家透過網路平台連接起來,一個美國靠撈捕維生的漁民,可以在短時間內將他的貨品完美無瑕地送到地球另一端的餐桌上。

阿里巴巴服務的客戶規模很小,但它的企業規模和平台卻很大,再怎麼小的客戶透過這個平台也可以輕鬆地征服地球,但台灣沒有這種平台,小企業無法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