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下課的標準動作,由40多位大人和近60位小朋友一起做出,在師大附中大禮堂向現場的老師--和個人心中最懷念的老師--致敬。台北快閃團這次擔綱一場敬師晚會的最高潮,讓台上的貴賓和演出者,包括嚴長壽、吳寶春、張清芳、蕭敬騰等,都一同行禮,要喚起社會大眾再度正視「老師」這個傳道授業解惑的職業。

資深媒體人李濤以「向老師致敬」為號召,發起敬師晚會以及一系列活動,而製作單位想要設計一個能讓現場老師驚喜的結尾,於是找上了台北快閃合唱的靈魂人物阿珠老師,準備用一個互動式的快閃節目達到晚會的最高潮,身為老師的阿珠深知箇中滋味,於是又「義無反顧」在臉書發出動員令。

虛擬社團「台北快閃團」成員經驗豐富,號召演出不成問題,唯一需要組織動員的是兒童團。「快閃辦公室」把標的指向幾個夙負盛名的國小合唱團,敬師的主題很容易得到肯定,但因年度合唱比賽在即,很多學校無暇另練新曲、放棄參與演出,最後三玉國小王宜寧老師爽快接下任務、並得到家長支持,讓小朋友在學校合唱之餘,增添一次難得的經驗。

快閃團面對這頭一遭的「委製」專案,挑戰主要來自於場地及製播方式。由於晚會是在大禮堂舉行,且由華視節目部錄製,晚會節目和動態快閃取景與剪輯的著眼有所區別,而電視台的燈光、音響、攝影等器材及工作人員,要配置在有限的舞台及走道空間已顯侷促,還要考量百人快閃陣容的動線,完成一氣呵成不能NG的快閃,因此創作、演出及攝製都需要精密的計算與高度的協調。

舉例來說,為了配合走道空間,以及營造堆疊效果,團員必須分批出場。但如此一來,唱第一段無伴奏合唱的人數就只有十幾個人,觀眾不易聽清楚,此時就引發要不要戴麥克風的爭論,因為戴麥容易被發現、不戴難以收音,最後只好妥協讓少數人戴,並分散座位、各自掩蔽。另外原本設計小朋友要包圍觀眾席唱,但為避免行進中被攝影機絆倒,就改為排成兩列站立在觀眾席後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