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時間點來分析,很難想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在會見台灣「和平統一團體聯合參訪團」時,重提「一國兩制」這個二、三十年不再衝著台灣談的「老調」。若非他太累了,就是策略嚴重失誤,完全誤判港臺形勢,他若真心相信自己聲稱,「國家統一不僅是形式上的統一,更重要的是兩岸同胞的心靈契合。」就該知道對民主退縮的腳步與收緊的手腕,不可能拉近兩岸人心的距離。

在會見台灣統派團體前四天的九月二十二日,習近平才會見了由前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率領的香港工商企業一行人,所談就是「一國兩制」,這個時間正是香港學生啟動罷課爭普選之際,習董會的政治用意不言可喻,然而,愈是緊咬「一國兩制」不放,愈升高港人的反彈,遑論台灣人的反感。

回溯「一國兩制」, 本來就是鄧小平針對台灣所設定的,在一九七九年中國與國建交當年發表《告台灣同胞書》,說法是「解決統一問題時,尊重台灣現狀,和台灣各界人士意見,採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辦法,…臺灣的社會制度可以根據臺灣的意志來決定,我們不會用強制的辦法來改變這個社會。」

這個所謂「一國兩制」的雛型,發表隔天就被蔣經國「堅定否決」,蔣經國的說法更簡單:「只有在中國大陸的人民擺脫共產主義時,我們才會坐下來同任何人談判。」

兩制構想,稍後成為香港回歸時的基調,並據此成為香港基本法的依據。從此,至少在台灣人心目中,「一國兩制」即使適用於香港,但絕對不可能適用於台灣,「因為台灣和香港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