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想對自己好,所以才去旅行

不管是散心或是逃避;無論是想創造更多回憶,或是亟欲遺忘掉某些記憶;不管是感到疲倦或慶賀......每每遇到這樣的時刻,心裡總會浮現:「啊!是該去旅行的時候了。」旅行,是一種對自己好的對待。

即便當時目的是驚慌失措地想要逃離某地而抵達另一個地方、即便當下再如何不忍卒睹與滿目瘡痍,但在離開的時候,總是懷抱著他日歸來時可以再好起來的想望。旅行不能幫人解決問題,但卻可以給了喘息的空間,在日常與日常之間、精疲與力竭間隙,讓人有機會大口呼吸。即便只是短暫,但常常卻成了是保命的仙丹。所以,每當隔一段時間之後,就會想要出去走走,就像是一種身體的本能反應。

一直覺得旅行跟愛情很像。它們都不是生命裡的必須,不像是空氣、陽光或水,人體並不仰賴它們活著,即便缺乏了,也不會因此困頓。然而若有了,卻會使得生命更有滋味。旅行可以藉由陌生事物、不同文化以及語言的刺激,讓人得以從日常規律的生活中脫離,用一種新的眼光去看待世界,然後獲得新的養分,最後再經由這些經歷發現新的自己與可能;愛情也是一樣,每回認識一個新的人,不僅僅只是探索對方,更會從相戀的過程中加倍去發掘出以前所不知道的自己,「原來自己談了戀愛會變這樣」說的就是這件事。

雖然旅行跟愛情都不是必須,但能夠擁有都是一種幸運。這也是它們的共通處。

不過,旅行跟愛情還是有一個根本的差異,就是:旅行是一個人就可以完成的事,但愛情卻是一個人無論如何努力,都成不了局。任何事都包含著運氣,都需要天時地利,但比起愛情的不可測,旅行更可以計畫得來。這也是旅行的魅力之一。

旅行時,我會花許多時間在走路,然後觀看,而在很多時候,旅行也光是這樣就足夠。不用一定去哪個地方、也無須非要尋找某個景點,只是在一座不熟悉的城市裡漫步,即便沒有旅伴,單單跟自己對話,就可以有新的獲得。找路,也找回自己;迷路了,就收穫一些風景,不急迫、不著急,用最適合自己的步伐前進。不在意他人的眼光,先學會凝視自己;想著要對得起一個誰之前,先給自己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