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次,有雜誌找我談談,有關「天價美食」這檔事。意在尋求,如果不惜代價,美食的絕高之境究竟在那裡,這無疑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課題。

確實一直以來,我在許多人眼中,似乎常有著願為美食一擲千金在所不辭的形象。

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關於,美味的價格

而是的,我常開玩笑說,我這人雖沒什麼太大物欲,不過顯然食欲和玩心過剩;因此常日生活裡的各樣開銷均力求儉樸甚至可稱慳吝,大部分收入全都任性地拋擲於飲食與旅行上頭;只要是好奇的、喜歡的、熱愛的,若是能力可及,都渴望能夠嘗試看看。遂也因此擁有了許多以一般眼光衡量或許是完全世俗認定以外的,奢華飲食體驗。

而回首過往,我仍不得不承認,今生裡不少曾讓我震懾感動、直見美味絕高之境的難忘經歷,有極大比例都發生在這些奢華體驗中:

我曾深深驚異於才只一枚就要花上數百台幣的法國「Speciale Gillardeau」生蠔那前所未見的奇妙爽脆口感和芳醇鮮腴的甘美。曾沈醉在少許一百公克就要近百歐元的義大利Zibello產Culatello火腿那如花、如木頭、如堅果、甚至如蜂蠟般繽紛多層次的香氣與款款綻放的鹹、鮮、香、甘、甜交融一體的曼妙滋味。也曾在不含酒水就得數百歐元一餐的歐洲米其林三星餐桌上衷心傾倒於主廚出神入化已臻藝術極境的華麗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