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門古道》清代劉銘傳「開山撫番」就靠這條古道!
丹大林道。

關門古道西起南投集集,東至花蓮瑞穗,原名為「集集、水尾道路」,乃因通過關門山,現在以關門古道稱之,是清代末期所留下的兩條橫貫中央山脈中部「開山撫番」道路之一,另外一條為「清八通關古道」。

清光緒13年4月4日(1887年4月26日)台灣巡撫劉銘傳上奏《各路生番歸化請獎員紳摺》,首次提及古道的開鑿。中法戰爭起,清廷派前直隸提督劉銘傳,以「巡撫」官銜督辦台灣防務。由於當時花蓮、台東後山一帶,尚未招撫的「番社」仍然很多。劉銘傳延續清朝的「開山撫番」政策。故隨當時台灣道員陳鳴志與鎮海後軍副將張兆連,為了招撫「生番」及聯絡前後山,奏請上司開闢「集集水尾道路」,如此一來,前山到後山便可連成一線。除了便於行人交通外,更可有效控制「番社」。

古道開鑿定案於光緒12 年9月之前,也可能於同年9月就開始準備興工,採「東西對開」的方式,西段起點應是拔社埔(今南投縣水里鄉民和村),東段為拔仔庄(今花蓮縣瑞穗鄉富源村),全長約105公里,古道開鑿人力,西段2,501人,東段約500人,共計約3,000人,比吳光亮開鑿中路(清八通關古道)時的兩營多兵勇及民「番」還多。古道遲至光緒13年閏4月27日後(1887年6月17日)才全部完工,但因為「番害」不斷,加上接連不斷的天災與人禍,8月就宣告中斷,壽命僅4個月左右。密藏叢山峻嶺中的「關門古道」是一條被大多數人遺忘的道路,而它之重要性,在於是清代最後一條「開山撫番」道路,藉它可深入中央山脈之「生番地」,箝制原住民,也是清代台灣東部國防安全上,不可或缺的增兵道路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