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紀初,拜倫在小說《唐璜》(Don Juan)中寫道,「不經痛苦,怎知甜水之可貴」近兩百年後,人類似乎仍然沒有領會水的價值。幾十年來,拙劣的水管理和治理就是明證。

平心而論,近幾年來在水管理方面,確實取得了一些進步。只是遠遠沒有達到有效解決問題的節奏。

為了促進快速進步,雀巢、可口可樂、南非米勒(SABMiller)和聯合利華等大型跨國公司,正致力於改善水供應、品質和可持續性。長期以來,它們一直向投資者強調,水資源對未來經濟發展的影響。成功的涵養水源,需要創新性戰略的戰略和方法。

水資源管理不應該被視為終點,而應該被視為達成永續發展目標的過程。從這一更廣泛的觀點看來,許多目前所使用的社區水資源管理範式、實踐和程式,必須做出改變。水資源競爭與糧食和能源等競爭不可分割,也不可能獨立地解決。

讓情況更複雜的是,未來幾十年中,由於人口結構變化、人口增加、城市化、國家內部移民、全球化、貿易自由化和發展中世界中產階級的迅速擴張,可能發生重大變化。這些變化,將伴隨著迅速的工業化和科技進步(特別是資訊和通信技術),改變飲食習慣和消費模式。

因此,水消費模式也將發生重大變化,包括農業、能源和土地使用。在許多亞洲國家,包括印度、中國和巴基斯坦,由於過度開採和能源補貼,地下水水位已經快速下降。

印度的問題始於20世紀70年代。當時,企業鼓勵政府為農民提供免費的灌溉用電。這一補貼措施一度還挺管用,並在旁遮普、哈裡亞納、拉賈斯坦、古吉拉特和馬哈拉施特拉等邦,實現了提高糧食產量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