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選舉本來是一種監督汰換機制,因為選票的壓力,讓服公職者有所警惕,民意如流水可載舟可覆舟,即使當選都得戒慎恐懼,無時無刻不以民眾利益為念。

不過,這套「理當有效」的機制,在台灣卻發展極為特異的現象,競選時極盡民粹,當選後卻盡量民廢,除了緋聞貪汙弊案,泰半拿他們沒輒,遇事可以混可以賴,就是輕易不下台;更怪的是,近年因為緋聞貪汙弊案下台的官員還真不少,過去政務官「負起政治責任」的風骨不再,輿論罵多了還反被罵都已經官不僚生了,動輒要官員下台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這就悲哀了,官員下台解決不了問題,問題是:官員在台上的時候解決了什麼問題?

以餿水油事件為例,鬧騰整整一周,地方職司查核的屏東縣長曹啟鴻終於率隊道歉,准了5位局處主管請辭,然而,包括曹啟鴻在內的這些一級主管,任期本來就都只到年底前的12月20日,早走走差別不大,形同清空位子好讓繼續者另行安排。

曹啟鴻一鞠躬,他的責任彷彿全了帳,不了帳也拿他沒輒,八年執政,放縱地方工廠讓老農檢舉五次都無人聞問,還得越區上告台中市警局,案子爆發之後,檢舉老農受到威脅,連台中警察都無能為力,只能勸他早早搬家。這是什麼世界?地方工廠危害國人健康,製造黑心產品,出了事還能恐嚇人,而地方父母官毫無作為,讓居民連夜搬家,荒唐到了極點,更奇怪的是,這起事件台中市警局跨區辦案就罷,屏東縣警局毫無作為,連檢舉人被恐嚇也無保護安民的能力都無,警政一條鞭,警政署能不說一句話嗎?

不說話的不只警政署。這段時間以來,中央負責食安的理應有兩個重點政務官,一是科技政委蔣丙煌(台大食品科學研究所教授),二是環保署長魏國彥,兩人就任近7個月,到底做了什麼?不知道;出了事,完全消音,魏國彥甚至出國在外,一周後才返台緊急視察夜市,蔣丙煌像空間般,讓人忘了他的存在。這樣的政務官,就算頂著博士頭銜,又有何用?

衛福部長邱文達首當其衝,但同樣也神隱一周,讓食藥署出面在火線上澆油,面對批評終於出面後,他尷尬的說,「找我來是要做好長照制度面的規畫。」衛福部這麼大一個部會,搞半天,部長此刻才知道食安是他的責任?藍委批評他總質詢前還一一致電請立委「高抬貴手」,持平而論,國會溝通本來是部會首長不可逃避的事,但如果因此養成部會首長只要侍候好立委就沒事的慣性,又如何能要求他們做事呢?

隨便舉例,就算食品安全問題邱文達狀況外,那請問他口中的「長照制度」進度如何?有超越國際水準的表現嗎?再舉一例,國發會拚死推動的自由經濟示範區中的「國際醫療」,邱文達又有任何貢獻?任何溝通?

政務官除了「政治責任」,還有具體而明確的為人民負責任,不是擺派頭真當官,總要做點看得到的事吧。

邱文達到底是口頭請辭?還是僅婉轉表達願意負政治責任?江揆到底換不換得動這位總統眼前的紅人?這些都是問題,但是,最終也不必問了,因為11月底九合一選舉,不要說邱文達,包括內閣一干政務官,包括江揆本身,大概都做好了選後總辭的心理準備,兩個月後全都要打包走人,逼辭無益,當然,罵也無用。

選舉,又是選舉!這兩個月,就是虛應故事、虛度時間的兩個月。政務官熬過立法院總質詢,人民就只能熬著看他們打混耍賴的嘴臉,可怕的是,才選完,2016年總統大選無縫接軌起暖身。如果選票無法讓政治人物們知所警惕,為自己的疏懶負起責任,台灣政治就永遠在惡性循環之中,而且,每一個人都是這個惡性循環的共犯。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