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網路上都在討論這則競選廣告:「如果很有錢,你想做什麼?」。今天不是來談政治,事實上,每次連勝文上電視我都只會看蔡依珊在不在,況且我可是新北市民,舊北市市長選舉與我無關(我倒是常去偷騎他們的免費U-Bike)。主要是這個主題讓我聯想起以前聽過的一則小故事:

話說有三位流浪漢靠拾荒為生,偶爾聚在一起不免幻想一下,如果當上國王,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流浪漢甲:「如果有天我當上國王,我一定下達命令,讓整條街的垃圾都歸我撿,誰都不能跟我搶!」

流浪漢乙:「哈!當上國王誰還去撿垃圾?我要打造一柄黃金斧頭,每天用它來砍柴劈柴!」

丙聽了哈哈大笑:「你們兩個笨蛋,當了國王整個國家都是你的,哪裡還要辛苦工作。要是我當上國王,我這輩子什麼都不做,就整天圍著柴火烤番薯吃!」

這三位老兄真是天真的可愛!這也難怪,對於從未接觸過的王室生活,只知道比現下的日子要奢華,但詳細情形是如何?也僅能以自身的經驗來想像,站在流浪漢的角度,不必為生活終日庸碌,整天圍著火烤地瓜,極致的幸福也不過如此吧!

最近在讀艾倫.狄波頓的《我愛身份地位》一書,他提到在過往的時代,不論是印度的種姓制度,歐洲的貴族階級,都可說是一種平民百姓的「療癒藥方」。此話怎講?在這種階級思想下,多數的平民百姓會把自身的貧賤歸諸於先天因素:反正階級是出生前就決定的,所以今天我的貧困既非我自己造成,也非我此生能夠扭轉,不如就接受現況,取得基本的溫飽就好。階級制度固然不公平,是既得利益者用來讓人民安守本分的伎倆,但至少當時的人們,苦雖苦,卻沒有現代人對於功成名就、累積財富的極度焦慮。

想從「酸民」晉升「成功人士」?用這4個「老梗方法」,有效!
來源:專案管理生活思維

多年前兩岸剛開放探親,我陪我爸回家鄉探視,在街上遇到一位騎單車載貨的阿婆,我爸就與她閒聊了起來,順口問起改革開放後生活有何不同。這位阿婆的回答讓我印象深刻。她一開口就皺著眉頭說:「不好不好!以前大家一起窮,日子是苦,但心裡平靜。現在有人富了,有人沒富,心裡到生了疙瘩!」依照狄波頓的看法,法國大革命與美國獨立宣言雖然帶來了「人皆生而平等」的偉大觀念,也催生了現代經濟與民主制度,但在我們的心靈層面,卻也給了不小的壓力。雖然在這個時代,我們很難說所有人都生而平等,但至少和舊時代相比,現代人的成就會被視為其才華能力與勤奮的展現,而非繼承自父母的階級。在數百年前,一位出生於貧寒的年輕人基本上不用思考太多,直接承襲上一代的社會地位即可,沒人會把問題怪罪於他本人。但在今天,我們多數人都得努力去證明自己的成就。如果有人聲稱自己的失敗落魄是因為繼承自父母或家族姓氏,恐怕難以得到多數人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