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MG149」帳戶,談笑用兵的無黨籍台北市長參選人柯文哲終於自陳「快抓狂了」,時而哽咽,時而暴怒,甚至對提問的媒體脫口衝了一句「神經病」,事後再聲明致歉表示,這句話衝著問題而非記者。但不論如何,柯文哲對選舉忍耐的極限,基本也反應選情從平原進入高山大嶺,說黃金交叉可能還太早,但是,所有候選人要承擔的甘苦,顯然「素人」也逃避不了。

從羅淑蕾提供的資料顯示,這個帳戶的管理辦法從二00三年開始,柯文哲做為辦法章程起稿者,白紙寫黑字包括:供「洗錢」之用、五五分帳等等,都讓人錯愕,難道台大醫院的醫生帳可以這麼管的?柯文哲慣用搞笑言詞,耍耍黑色幽默,可以理解,這個帳本若只是他個人帳冊就罷了,偏偏這裡是台大醫生、甚至醫科研究生(如柯妹)都可以申請的「基金專戶」,就很難一句「柯P愛說笑」可以帶過。

但不論如何,這個帳至少從十一年前迄今,直到羅淑蕾「爆料」前,沒聽說有太大的問題,即使檢調曾經調查,都無事簽結,還能有多大的「料」真能讓柯文哲陷入司法困境,不無疑問。

套用柯文哲的語言,「有人會神經病在管理辦法白紙黑字寫下『洗錢』,還真搞洗錢的勾當嗎?」洗錢,這兩個字是有明確定義的犯罪,中華民國自一九九六年開始就有《洗錢防制法》,不會有人拿公帳管理辦法開玩笑,但柯文哲起草的辦法顯然就「白目」(幾近白痴)的寫了,別人是作繭自縛,柯文哲是搞了一個笑話讓自己十一年後笑不出來。

柯文哲當然不是沒事故意找自己的碴,用比較合理的邏輯推斷,這個帳戶的運作方式,屬醫界常態。三年前,調查局就曾調查過一個來頭不小的基金會(調查結果不了了之,故基金會姑隱其名,避免傷及無辜),涉嫌以「假捐款、真逃稅」方式,協助數百名醫師逃稅,其運作和MG149極像,醫師捐款做為抵稅後可領回捐款金額的九成到九成五,初估因此被數百醫師逃掉的稅達上億之譜。

這次調查只是透露醫界逃漏冰山之一角,只要數得出名號的醫院、醫師有個基金會做為公帳戶,不足為奇,否則連照顧天天加班卻加薪無望的護士的能力都無,又如何組建帶領有規模的團隊。這也算是醫界的潛規則。很可惡嗎?還有科技界老闆以靈骨塔逃漏稅哩,差別只在,科技界老闆被逮到了。

只能說,連勝文的世界和柯文哲的世界不同;柯文哲的世界和尋常人也未必相同。柯文哲大嘆,連勝文申報的財產竟和他差不多,「我怎麼可能跟他一樣有錢,這是什麼世界?」的確,連家財富非柯文哲能比,但連勝文不過工作數年就有上億資產,在他名下的資產他沒藏,但更多的財產想來不會在連勝文名下;但柯文哲再沒錢,家裡兩個醫師累積的收入,確實也有可以逃漏稅的條件(稅的級距想來已經到頂),最有資格感嘆「這是什麼世界」的,是一群手裡空空只有選票的選民。

MG149在司法上,未必整得到柯文哲,以醫界情狀,果若柯文哲都過不了關,那醫界大概要倒掉大半;在道德爭議上,頂多選邊歸隊,信者恆信,疑者恆疑。柯文哲錯在氣急敗壞,既說妹妹是博士班研究生可以申請經費,又何需再冒出一句「這是為了財務調度」,儘管有借有還,但終究還是落入公私未分之虞。

柯文哲常說自己口不擇言,常常傷害人而不自知。這一回,他的「笑話」狠狠地整了自己,自恃聰明者落入選舉惡圈,還是要被剝掉三層皮,選舉的痛苦才剛開始而已,「柯文哲現象」此刻開始,像洋蔥般層層剝落,要嗆得他自己掉淚了。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