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南非攝影家凱文·卡特(Kevin Carter)拍攝的一張蘇丹兒童在飢荒中餓死,而禿鷲就在他頭頂盤旋的爭議照片震驚了全世界。批評者抨擊這張照片兜售「災難」,稱這是國際媒體炒作非洲問題的又一個例子。

但令我感到不安的並不是照片。而是20年後,照片所描繪的問題依然存在。每年全世界仍有310萬名兒童死於飢餓。

作為一名非洲醫生,我知道嚴重營養不良和飢餓的摧殘,並不那麼容易清楚被看見的。飢餓對人的摧殘,並不像我曾在坦尚尼亞醫院病房中,看到的插著鼻胃管的幽靈般兒童根根突出的肋骨那麼明顯。慢性營養不良,也叫「隱性飢餓」,還體現在其他方面——但其破壞性和致命性卻絲毫不減。而在其他疾病(包括急性營養不良)致死率降低的同時,隱性飢餓現象依然隨處可見。

20年來,人們在對抗愛滋病、肺結核和瘧疾的鬥爭中取得了驚人的勝利。新增愛滋病毒感染病例在非洲某些國家已經降低了近50%,愛滋病致死率降低30-48%;肺結核病例降低 40%,瘧疾病例也出現了30%的下降。

但營養不良導致的幼兒生長發育障礙依然嚴重,同期僅有約1%的降幅。飢餓仍然是非洲兒童死亡的罪魁禍首,占到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的一半,致死人數超過愛滋病、結核病和瘧疾的總和。

事實上,眾多科學研究顯示,營養不良的兒童更有可能出現感染、罹患其他疾病,並且久病不癒的可能性也更大。比如痢疾是體重嚴重不足兒童常患的致命疾病,他們死於原本應該很容易治療疾病,大概的死亡率是普通兒童的12倍之多。而死於瘧疾的可能性是普通兒童的9.5倍。

事實上,兒童營養不良現已證實是全球疾病負擔的主要原因,世界衛生組織認為2011年5歲以下兒童死亡總數的45%是營養不良造成的。不久前來自飽受戰爭蹂躪的中非共和國的報告顯示,那裡死於飢餓的兒童比死於戰火的還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