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水營古道》胡適當年在台灣,就是走這條古道去找他爸爸!
綠意盎然的浸水營古道,是當年胡鐵花(國學大師胡適父親)赴台東上任時的必經之路。

那一年,我帶著數十人的隊伍,走在寬大平緩又迂迴的山徑上,四周都是由扭曲纏繞主支幹、不到十公尺的樹木,離離蔚蔚交織成一整片詭異的魔幻森林,與中北部中級山那種蒼鬱樹海的景象,總是有點不大相似。轉個彎,是一片空曠展望處,原本期待可以看到雄偉嶔崎的南北大武雙峰,卻只見灰茫茫的一片雲霧,甚至開始落起雨滴來。大家只好不甘不願的拿起各式雨具,繼續趕路前行。

這裡是浸水營,500多公釐的年雨量全台灣僅次於平溪火燒寮,位在南灣中央山脈主脊附近。在這要晚春的時節,我們沒有被大雨淋漓濕透,已經是天可憐見了。

喜好健行的山友、或是熱愛Off Road的單車車友、甚至是南台灣多數的鄉親,大概很少沒有聽過浸水營古道的名聲,這條橫越超南段中央山脈的道路,以越嶺點附近的駐在所地名浸水營命名。很難想像,這條人來人往的熱門路線,在才不到20年前,幾乎被荒煙漫草覆沒。因為古道專家楊南郡等人的探勘與林務局的整建,才讓這條非常有歷史價值的古道重見天日。

與台灣現存其他古道、東西橫越的橫斷道路比,浸水營古道有個非常特別的地方,它既是清朝的開山撫番道路,也是日本的警備道路,更是卑南、排灣等原住民早已利用的重要通道。因此從4、500年前原住民時期算起,一直到今日,這條越過中央山脈南端,連絡東西的道路,除了民國60到80年代短短的20年曾經荒短暫廢過,幾乎都通行無阻,所以有「最長壽古道」的稱呼。

一般來說,清朝古道與日本警備道開路的形式與原理有很大的差異,幾乎是不可能開在同一條線上。只有這裡,因中央山脈高1,688公尺的大漢山(舊稱大樹林山)東西各有延伸平緩、呈一直線相連的長稜,這種稀有特殊的地理形勢,好像上天特意開來給人們貫通前後山的專屬通道般,與在這裡生長數百年來的民族交織出一段段令人不勝唏噓的歷史過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