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秋意,豔陽仍高掛的9月,迎來了開學季。小學女生穿著水兵制服裙上學,萌樣破表;而穿著制服的俏麗高校女學生,更經常是眾人矚目的焦點,甚至有人籌拍全台511所高中女學生制服的寫真集,引發不少網友期待。

不過,中小學校的女學生穿著制服裙的景像,以後可能會變少了。為了落實「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行政院正積極地修正形式上造成婦女歧視的法規規定,其中包括了女性的工作制服不能限定裙裝,而應該是依照工作的內容和導向來決定。影響所及,以後各級學校也將不再強制女學生穿著制服裙了

穿褲裝制服的自由

[註1]

台灣學校經由校規規定,學生上課要穿制服,可能是從日本統治台灣的時代開始的。起源與理由,大概已不可考,但絕對不會是因為為了突顯校風與文化,應是為了管理或是安全上的需要與方便,以服裝的方式限制學生的「穿著自由」,便於區別該校學生的身分。

學生的「穿著自由」,也就是有權選擇穿什麼樣的衣服到學校上課,受到憲法相關規定的保障,如果要限制此等自由,應該有法律或法規命令作為依據。所以,僅僅以校規規定(特別是公立學校)學生必須穿制服上課,除了剝奪學生的「穿著自由」外,以性別作為限制穿何種制服,而沒有任何正當的理由,認為女學生的制服只限於裙裝,也是有違憲疑慮的。

煙霧朦朧的褲裝權利

即使女性著褲裝,在現代社會已經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情,但是仍以男性為宰制中心的台灣社會文化,長久以來仍以「穿裙子的」相當程度的貶低女性身份,並以之指稱女性應受到行動上限制,而不應該從事何種活動。

有趣的是,在現實上,只允許女學生穿著裙裝制服、而不能選擇褲裝,這個顯然違反女學生自主選擇穿衣權利的校規,顯然廣為接受,特別是女學生,似乎也不太質疑。

或許有人認為,衣著只不過是形式的問題,但形式的突破,反而經常是權利向前邁進的一個里程碑。如19、20世紀初的西方,女性只能穿著裙裝,褲裝仍被視為禁忌,而「離經叛道」穿著褲裝的女性,並不見容於社會,經常有著走在路上即被指指點點的恐懼。

無理的禁忌,自然引來對於衣著自由渴望的不斷挑戰。在1966年時已故法國設計師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推出「吸煙裝」(Le Smoking)[註2],使女性褲裝躍上正式場合,從衣著的形式上默默地回應支持了在當時勇敢穿上褲裝、抗議形式上性別歧視的女性們,讓女性們有著衣著上的選擇自由,轟動了時尚界,也宣告了女性得以自由選擇穿著的時代來臨。

或許從形式上免除對於女性衣著自由莫名的限制,得以使實質上對於權利的觀念受到改變。我們樂見行政院自行檢討制服僅限裙裝的規定,而女性為爭取平權的抗爭,依舊進行著。

[註1]:
其實規定學生必須穿制服到學校上課,是不是違反學生的穿著選擇的自由,向來也是一個討論的議題,但本文的討論前提是,在學校規定必須穿制服時,女學生是不是只有裙裝可以選擇。另外,男學生是不是能夠穿裙裝制服,也是一個可以討論的議題,但也不在本文的範圍裡面。

[註2]:
YSL吸煙裝可參見連結
Le Smoking: http://www.ysl.com/corporate/en/saint-laurent-paris/le-smoking-saint-laurent/

《憲法》
第22條
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

行政院性別平等會《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施行法》

作者簡介_柯宜姍

在台北市出生、長大。小時候喜歡畫畫,最大的夢想曾是當漫畫店老闆,長大後卻進了哈佛法學院念碩士,當了律師。曾從律師界轉戰金融界,在美國紐約梅隆銀行 (The Bank of New York Mellon)香港分行環球信託部擔任副總裁執行跨境交易,是極少數由法律界轉戰國際金融資本市場的台灣律師。離開金融界後回法律界自行創業,現為立凱法律事務所(IK Partners) 創所律師。喜歡詩歌、音樂、戲劇、閱讀、唱歌和游泳、慢跑及練瑜珈,將和朋友間的知心交流視為人生一大樂事。

「非法之境」臉書

「非法之境」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