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你最近一次看的綜藝型娛樂節目是什麼?是韓國版《爸爸去哪兒》,還是《中國好聲音》?在你的必看綜藝節目清單上裡,有台灣本土綜藝節目嗎?

調查我身邊大約20~40歲左右有經濟消費能力的朋友,電視在娛樂生活的時間組成中佔比都不高。不過,聊起這個話題,大家總不約而同想起很早以前的《康熙來了》。曾經,偶爾需要在生活裡增添無聊笑料、卻沒有朋友在身邊一起插科打諢的那些時刻,打開電視或上網看《康熙來了》,是最理所當然的選擇。不過,我們都已經很久,不看《康熙來了》。

正確來說,我已經不知不覺養成轉電視時,下意識跳過24小時新聞台和綜藝娛樂台的習慣了。新聞台號稱24小時播報,卻一整天只有同一條新聞不斷重播,綜藝娛樂台一堆美其名「談話」性節目,其實只有道「無關大眾利益之人」長短的不入流話題。

想起古早年代的《連環泡》狀況劇、哈林和小燕黃金組合的《超級星期天》裡,讓人不願錯過的「超級比一比」和「超級任務」,或是《全民大悶鍋》大智若愚到很白爛的時事諷刺脫口秀,不免唏噓懷念,甚至會討論起早些年小S可愛兼大膽的風格,拿捏得多恰如其分。

不只70後台灣人懷念《康熙來了》,大陸80後一代更唏噓

最有趣的是,懷念台灣綜藝節目的,不只70後的台灣中年一代,還有中國富裕後成長的80後一群人。「台灣綜藝節目怎麼會變得這麼難看?」我們的娛樂媒體無暇顧及這個題目,倒是中國騰訊的娛樂記者先跑到台灣來採訪研究。

騰訊記者在報導中這樣寫:「說台灣綜藝節目影響了80後一整代人。過去十年,幾乎每個大學寢室,都出現過全舍圍觀​​《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康熙來了》、《全民大悶鍋》的盛況。相對於中國綜藝節目寓教於樂的死板外衣,台灣綜藝寬鬆的尺度、有趣的話題讓人欲罷不能。時至今日,很多中國年輕人都能像模像樣地模仿幾句台灣方言,會唱幾句閩南語歌曲,這皆因中台灣綜藝的毒太深。」

想當年,中國對台灣綜藝節目的瘋狂,節目主持人會學「嗲軟的台灣腔」,製作單位每週買機票延請台灣知名製作人「老師」到中國去當顧問。看現在,中國的電視台還是會向海外請益,只是,不再是找台灣製作單位,而是直接到歐、美去延請大牌製作人,以高額經費買下版權,《中國好聲音》、中國版《爸爸去哪兒》就是絕佳例子。至於台灣,製作人、主持人或是藝人,從被禮聘去當顧問,到現在得去到中國挖金,看是否有機會享受「想要一個交響樂團,台上就出現一整團」的高規格、暴發戶式對待。

有人批評,台灣電視圈這一整齣「退化史」,就是因為台灣電視台太窮了,市場太小、政府規範太落伍,老闆賺不到錢,就算賺了錢,也拼不過中國13億人口市場,因為台灣沒有錢做出這麼高規格的節目,所以,台灣電視的綜藝節目在中國崛起後必然會被邊緣化。如果這個判斷是對的,如果兩岸的差距只是「錢」的問題,中國騰訊的記者大概也不必跑來台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