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府不會替我們解決問題,只會把問題丟給我們,對我們下指令。」

在餐桌上對我大發牢騷的是一位中小規模農業企業的老闆,這幾年他開始在對岸投資,規模越來越大。

「大陸官員為了招商,真正在做服務。以我投資的縣為例,上次我們一個項目配套廠執照沒有下來,我和書記抱怨,說這樣我們怎麼能投資。」

老闆喝了一口酒,繼續講下去,神情有些激動。

「那天晚上我因為有些氣憤,酒喝多了,至少比今晚要多很多,講話聲音比較大。後來我大概喝醉了,就跑回去睡覺,結果你猜,發生了什麼事情。」

「第二天早上,前晚幾個年輕人在酒店樓下等我,他們神色很緊張地交給我一個方案,把昨天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為此他們整晚沒睡覺。」

「他們說書記在晚餐後特別召開內部會議,表示如果我的問題不能得到立刻解決,那麼他們也不用幹了。」

老闆把頭轉過來對我說:

「黃總,如果換成在台灣,你覺得有可能嗎?」

這個老闆已年過60,皮膚曬得黝黑,外表看上去仍然非常精明幹練。

「在我有生之年,我要把領先的技術帶到大陸去,利用當地政策,蓋一座全中國最好的農場,實現我在台灣無法達成的夢想。喔不對,我糾正我的話,不只是全中國最好,我相信在全世界這個領域也會是數一數二。」

聽了他的話,我有點驚訝,這和我認知的中南部農民完全不同。

最近某媒體做了一個專題叫做「鮑魚的眼淚」,揭開兩岸農業不平等競爭。主要是中國給予台灣很多優惠,農民紛紛帶著最好的技術赴大陸創業,將來不但造成國際市場激烈競爭,甚至可能回流台灣。

貢寮曾是台灣鮑魚養殖中心,但現在由於福建養鮑魚青出於藍,所以回頭攻占台灣市場,打敗了台灣,本地鮑魚價格不斷滑落,貢寮面臨滅鎮危機。

問題是什麼?你可以不允許中國進來台灣,但是沒有辦法阻止台灣人才攜帶技術,前往大陸工作或創業。